海淀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小说我的老婆是人鱼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海淀信息港

导读

我怕老婆,可是,有个广告不是说,怕老婆光荣吗?况且,我的老婆,不是一般的主,值得怕,可是,怕久了,我也烦,当然想找点儿刺激,乐呵乐呵。但我不

我怕老婆,可是,有个广告不是说,怕老婆光荣吗?况且,我的老婆,不是一般的主,值得怕,可是,怕久了,我也烦,当然想找点儿刺激,乐呵乐呵。但我不会打麻将,又不舍得逛夜总会,酒吧一类,就是和朋友聚会。  一帮人在一个人的家里,当然,他老婆出差了。我们抽烟喝酒, 聊天,啥都聊。房间里烟雾弥漫,酒气熏天,还有脚臭味儿。  男人们都有些迷离马镫的,只有一个女人,很是清醒。她是这里的女人,单身,是我们单位的一朵花儿,因为请客的是主管, 她只得来做客,发现屋里全是男人, 她安静的坐在一边,很少说话。男人们都和她献殷勤,我不理会她,我老婆那是翻版青年林青霞,我不需要对任何女人献媚,所以我又吃又喝就是不咋理她,看到有别的男人和她搭话, 说的话过分,又或是咸猪手伸过去,我就喝喊上俩嗓子,所以,别的男人咸咧咧的,只有我很庄重。  但她倒是对我很有好感,主动坐我身边,一股幽香脉脉飘进鼻孔,我还是很正经。她的身体探了过来,热切的和我说着话,灯光下, 我发现,她的脸蛋子,真俊啊。我慢慢有些迷糊,怪不得单位的人背后都叫她,狐狸精,蛮迷人的,要不主管一叫,她就来。  我正襟危坐,目不斜视,但心里长出一只手,偷偷的在她身上,抓来抓去。  她感觉到了,和我故意挨的很近, 又把高耸的胸 ,有意无意的贴过来,我的天。我深呼吸,当然是暗暗的,屁股挪了挪,让开她,周围的男人没有人注意这些,都在瞎撇。  不知怎的,她一下子闪了身子,跌进我的怀里,就势勾住我的脖子,鲜红喷香的嘴凑了过来。我往后勾着脖子,她的热气一浪浪的扑过来,我的天哪,我头一次觉得,老婆不在,是我的大损失。  我想用力推开她, 但她黏在我身上,我正又是为难,又是享受,又是得意的时候,门,被彭的一声,狠狠推开,我老婆,风一样冲进来,看到我,一把拉开我身上的美女,拽起我,就要走,屋里气氛一下子降到零。  我小心的和老婆回了家,一进门,她就让我把门紧紧关上,然后就要进卫生间,可把我吓坏了,每次她和我一生气,就来这手。我赶紧拉着她,想多说甜言蜜语,可是,因为紧张,嗓子发出的声音,就像被人狠狠踩了。  老婆,不要啊。我惨叫。  她妩媚的一笑,说,咱俩鸳鸯浴。  我差点坐地上,天哪,我痛苦的想,我不要过了,没法子受了。  我说,你要实在觉得我不行,就离吧。  她的美目一下子瞪大了,惊讶的看着我,眼里流下俩滴珍珠,二话不说,往沙发上一座,就开始显出原形,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大鱼尾。  我这个后悔呀,所以,再次警告,所有的好色,爱捡便宜的男人, 面对女色,一定要慎重。我的老婆就是我想占便宜,带来的。  年前,我去小蓬莱公园钓鱼,钓到一半,觉得鱼钩咋这么沉,就用力一扽,碧绿的水里,露出一双雪白的胳膊,我定睛细看,水里钻出一颗美人头, 一双大眼睛定定的看着我。我目测了一下, 哦,上半身没穿衣服,胸挺高, 隐约看的见形状,我的手就不稳了。  她的长发湿漉漉的,她说,你干么?  我说,钓鱼。  她的大眼睛扑闪着,说,你碰到我了。  我说,好好地,你跑水里干啥?我哪里知道你在水下?  说时,不耽误我使劲的看着水下她的身体,小肚子以下就看不清了,可是,这也老鼻子过瘾了。她说,你把我拉上岸。  我说,你不怕我是坏人呢?  她说,你是坏人我是坏人还不一定呢。  我就伸手拉她,呵呵,她的上半身显露出来,可把我乐坏了。真好,看那肩头,看那胸脯,老天,咋长的?太正点了。可是,慢着,等等,不对劲呀,她的下身和人不一样,老天,是条那么大,那么粗的鱼尾。  我嗷了一嗓子,想甩脱她的手,可是,她紧握着不放, 劲很大。我就被她抓着,她上了岸,我坐到地上,她半坐着,全身湿乎乎的,湿漉漉的长发紧贴着赤裸的皮肤。她的鱼尾用力甩了几下, 我起身想跑,她厉声说,站住。  我一哆嗦,不敢跑啦。可是也不敢看她。回头。她叫道。  我慢慢回头,呀,鱼尾不见了,是俩条优美的长腿,就是脚丫子大,估计得穿40码的鞋。我还是不敢靠近她。  她伸手就把我拉过去,靠在她身上, 她身上太湿,皮肤凉凉的,我忙把外衣退下来,披在她身上。  她很有兴趣的看着我,问,你来这里干啥?  我老实的回答,乘着天黑,我来这里偷偷钓鱼。  是的,我就是乘着天黑,跑到一个偏僻的河段,来钓鱼的。  她说,这条河,直通大海,我随着潮汐来到这里,迷了路,所以看见你的钩子,我饿了,就被你抓住了。  我忙说,那啥,我放了你,你快走吧。  她摇头,说,我的身子已经被你看过了,我没脸回家了。  我说,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谁让你不穿衣服。  她一下子坐直了,提高声音说,废话,人鱼没有穿衣服的,你敢说你不想看?我可都看清了,你那俩只鬼眼睛,在我身上,来回打转,哼,我是鱼,要是人呢, 你还不得强暴我?  老天。我叫了一声, 我这么瘦,你这么厉害,我敢么?  她说,你带我回家吧。  我说,回家?干啥呀?  她瞪着我说,啥?做夫妻不回家?睡觉呀。  我几乎跳了起来, 人鱼还睡觉?  她认真地点头说,睡醒了,吃饱了,就和你那个。  我小心的问,哪个?  她很不耐烦, 好了,别装了,赶紧带我走,回家休息好,让你白玩。  白玩?我叫道,啥话呀?我又不是流氓。再说,我哪里敢玩你?  她看着我,大声叫道,抓流氓。  我吓得忙去堵她的嘴,连声说,人鱼奶奶,别叫了,我求你,咱就回去白玩。  可是,还是有几个黑影过来,我一下子心慌起来,我是来偷鱼的,这要是被抓住,得狠罚多少呀?  人鱼说,看什么,我俩搞对象,开个玩笑不行?  那几个人不满意的说, 有病。就离开了。  我不敢有异议,赶紧又从摩托车的后斗子里,找出我备用的衣服,给她穿上,就开车带她回了家。我是一个人住,我父母给我买好房子,就差我和对象结婚了,结果,她和一个有钱的男人跑了。不过,一个人倒也挺自在。  进了屋,她就说,好脏,去,拉开窗帘,把屋里打扫了。  我说,我是男人,不干这些。再说,你凭啥管我?  她的眉毛一竖,双手叉腰,高声说, 妈的,不听我的就不行,看我一会儿,用法力,把厕所门封上,憋死你个狗的。  我很不高兴,说,一个人鱼姑娘,骂脏话。  她眉毛一扬,说,当然,和人类学的。我一路游来,遇见过好多人,我躲在水里观察他们,没几个好东西,就你还算个人呢。  我不太爱听,问,啥意思?  她说,奶奶给了我一个镜子,谁要是心眼不好,镜子照见他,就会是暗的,心眼好的话, 就是亮的。  我干着活儿,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了一会儿,她问,你这屋里啥也没有?你是个穷光蛋吧?  我很不高兴,没理她。她说,不仅穷,还小心眼。  我不想听她的,要去厕所,她一把拉住我,差点把我拉个屁墩,我生气的说,干啥呀?但心里很担心,她比我劲儿大。  不干干净,想上厕所?她说,瞪着我。我也瞪着她,想咋?这是我家。  可是,她一下子变了,一条人高的大白鱼直立我面前,吓得我腿肚子抽筋。  转眼,她又变成美女,问,还敢不敢顶嘴,不听话?  我带着颤声说,可是我憋得不行了,要上厕所,不的话,尿裤子。  她赶忙放了我。  我从厕所出来,她打开冰箱,找出一堆吃的,边吃,边看电视,边指挥我干活儿,等我筋疲力尽的干完, 家里倒是干净了,我也快散了。  我匆忙的洗了洗,就上床了,床单也是新换的,好在我妈给我放了备用的一套床上用品,要不,旧床单,她得折腾死我。  她也去卫生间,洗了洗,然后,赤身裸体的过来, 躺倒我身边,身上真香,皮肤真好,可是我真困。所以我一翻身就睡了。  等我醒来,她看着我,我忙打量她的下半身,还是双腿,我正放下心, 她就冲了过来,我立刻投降,就这么的,我白玩了,累得散架,她也呼呼睡了。  原来人鱼也睡觉。过后,我问过她,她说,她是偏于人多些的人鱼,不是半人鱼或偏于鱼的人鱼。这么过了一段日子,她问起我结婚的事情,我说,要办证,摆喜酒。  她就催我这么做,我很愁,说,可是你什么证件都没有。  她说,她有珍贵的珍珠,从海里带来的,如果我能找到人办理证件,珍珠管用呢。我看她给我的珍珠,又大又圆,好东西。  我有同学在派出所,很热心的帮我,没要珍珠,要人鱼帮他介绍和人鱼一样美的女朋友。人鱼就悄悄的说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我同学以为是开玩笑,笑的哈哈的,不过,因为要打点上头,所以,珍珠还是用上了。  她有了证件,又拿出珍珠换钱,在家门口的路边,开了个服饰店,别说,生意不错,因为她很会穿,笑容迷人,就带的生意好。  她学会了上网,学会了很多。不过,对我很好,但要是不满意,就会和我一起洗澡,然后在水里又变成大白鱼,吓得我哇哇的,只好一向听她的。  这会儿,我一看她哭了,眼里流下了珍珠,还挺心疼, 主要,她哭一次就得大病一次,躺床上,动不得,吃喝拉撒都是我照看,倒是人的摸样,可是也累人呀。不过,珍珠流少了还好,也就是虚弱一二天, 要是流多了,可得把我累屁了,还得上班,还得给她做饭,还要照顾她,所以家里倒是珍珠很多,但我都不卖, 那是我辛苦的见证,卖啥呀?  我就劝她, 但她不听,起身,狠狠关了卧室门,把我晾外头了。  这夜,我睡在沙发上,很不是滋味。天亮上班,我估计我形象不好,所有的同事都同情的看着我,那个美女同事走过来,我忙看向别处。她很诚恳的说,我像你道歉,大家都说你听妻子的,所以就想了个办法,试探你,其实昨天。  我不待她说完,嚷道,有啥好玩的?我要家破人亡,我老婆不要我了。  美女同事尴尬的走开,我就使劲给老婆打手机,关机。  我唉声叹气,主管对我也从未有过的好。好容易下班了,我赶回家,惊讶的看到,老婆没走,还在等我,而且,还做了一桌子好饭。我伤心的想,她是要向我道别了。  老婆说,赶紧洗手吃饭吧。  我说,吃不下,这是分手饭,吃完,你就走了,不要我了。  她很不高兴的说,乌鸦嘴,今天是你的生日。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高高兴兴的吃完饭, 问她,不生我的气了?  她哼了一声,说,不了,因为我怀孕了。  我又惊又喜。不会生下一条人鱼吧?  老婆很不耐烦,说,不知道。  我的心里这个合计呀,不由愁眉苦脸。我老婆说,要是人鱼,我就带孩子回海里,娘家住,要是人,就留在岸上住。  我放下筷子,一下子啊啊的哭了叫着,剩我一个人,有啥意思?  老婆说,你和我一起走。  我说,我还有爸妈呢,他们都老了。  老婆沉默。满桌色香味儿俱佳的饭菜,我吃不下,早早上床了。天一亮,老婆醒了过来,看见我的脸,吓了一跳,问,你没睡好?这大黑眼圈。  我痛苦极了,说,我想好了,决定权在你,你要怎样都好,回海里,就得带孩子走,陆地容不下啊。留下,有啥情况,咱就得共同面对。不过,你要回海里,你嫁不嫁随你,我是不会再娶,你要是愿意,就等我,等我把父母伺候好了,去找你。留下,不行就把你的眼泪珍珠都卖了,悄悄的找个好大夫,给孩子做换腿术,再不行,咱就带着我父母搬到靠近海边的地方,悄悄的把孩子养大,就是会委屈孩子,可是,谁叫她是咱的孩子。  说时, 我又哭了。老婆很感动,眼里流下粉色的珍珠,说,看来,你说的是真心话吧?  我沉重的点头。老婆说,告诉你个秘密,偏于人多些的人鱼,和人结婚,生下的孩子是人呢,偏于鱼多些的人鱼,生下的孩子指定是人鱼。  我大喜,问,就是说,咱的孩子,可以是人啦?  老婆隆重的点着头。我一下子轻松而来,老婆又说,不过, 我体质弱,这一胎可能是女孩。  我有些不情愿,说, 那咱到时候好好养身体,再要一个吧?生个男孩多好?  老婆眼睛瞪圆了,骂我,看你个熊样,猴了吧唧的,每回和我白玩不打持久战,你能做个未来老丈人就不错了,生个带把的,不得给准备房子?就你那些工资,哧。  我很不高兴,说,安徒生写的人鱼多好,你看你?凶巴巴的,就会骂人。  老婆冷笑了一声, 海里的人鱼和人一样,啥样都有,不过,像我,脾气不好,没有坏心眼,要不,就和陆地上很多女人一样,信奉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了。  我嘟囔着,这个观点不对,哪里有那么多富人呢。  老婆说,这种观念肯定要慢慢改,现在重要的,是希望美国和北约老老实实,别打叙利亚伊朗,让咱中国好好发展,谁家的事,谁家自己管,要不就说,老美可爱去别人国家搅合,借着这机会,捞好处。要是打起来,虽说 我们海底人鱼国家,不会受影响,可是海里的其他生物得受到可怕的牵连,悲哀啊。 共 624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死精症的治疗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哪家男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好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笑痴心

下一页: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