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当前位置:

北京公务员的合租生活半推半就留北京

2019/11/10 来源:海淀信息港

导读

北京公务员的合租生活:半推半就留北京搬家?这个想法在张倩的脑海中酝酿了无数次。但是一想到被中介扣下的押金和房租,她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北京公务员的合租生活:半推半就留北京

搬家?这个想法在张倩的脑海中酝酿了无数次。但是一想到被中介扣下的押金和房租,她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买房?这个想法从未出现在她脑海里。“至少5年内会是这样。”她说。

单位没有福利分房,的优惠是购房时一次性资助一部分首付。“这也是从同事那里打听到的,不知真假,而且据说补助很少,还得自己出绝大部分。”

对于公积金贷款,张倩则是一头雾水,“因为根本没想过买房,何必了解这些给自己压力呢?”

北京市住建委签数据显示,2014年1月北京市二手住宅成交均价为29502元/平方米。

目前,张倩的月收入为3000元出头。身边同事告诉她,在机关工作,随着工龄增长工资会上调,但也别抱太大希望,工作五六年也就拿4000多元。

为什么会当公务员?张倩觉得就和当初选择这套房子一样,是迷茫中的决定。

本科毕业,她的选择是攻读高级翻译的硕士学位。2013年年初,张倩参加了全国硕士研究生考试。笔试结束,她觉得自己发挥失常,八成考不上了。

当时,宿舍6个女生叽叽喳喳聚在一起对题。“几个人越说越伤心,都觉得自己肯定要落榜,后来就一窝蜂报考了北京市公务员。”张倩回忆,“这个过程中,我压根儿没有作决定的感觉,像是被大家推着,迷迷糊糊报了名。”

几乎毫无准备的公务员考试,进展却很顺利。“我是去打酱油的,结果,‘酱油’居然打上了。”她很意外。不过,在她的心里,一直有一个职业。“想做的还是翻译。”

2013年2月,研究生考试笔试成绩公布,但分数线迟迟没出。张倩将成绩和往年分数线一比较,认定自己落榜了。“按照往年的分数,我没过。”

随后的这段时间,张倩接到了公务员复试通知。此后一个多月,她没有再碰过翻译书一次。“因为赌气,几本书已经被我扔了。可谁知,今年的分数线降低了,我超过了两分。”说到这里,她的眼角流露出一丝遗憾。

不过,她已经没有退路。一边是毫无准备的考研复试,一边是奋战了一个多月的公务员考试,她选择了后者。后来,她总安慰自己:初试只超过分数线两分,参加复试也很可能被淘汰。

“当翻译这两年肯定没戏了。公务员入职前要签协议,规定了服务期。这样做也是为了避免政府人事流动过大。一般服务期都是5年。如果5年内离职,要承担违约,而且以后也不能再考公务员了。”她说。

张倩承认,自己的很多决定都带着“半推半就的茫然感”,留在北京也是如此。

2013年,她也报名参加了家乡公务员考试。为什么选择留在北京?她的答案是:“我也想问自己。”再问,她会笑笑说:“大学4年在这上的,同学都在这边,就是不想回去。”

她还给出了更具“偶然色彩”的理由。在老家的公务员考试结束后,一位监考老师过来问她:“你是在北京上的大学么?”她点点头。“那还回来干什么,那边不是更好?”她无语。

从考场出来,引领考生离开的工作人员和她闲聊:“别回来了,在咱们这么小的城市,碌碌无为的,真没什么意思。你在大城市待惯了,肯定受不了。”

这位领队异常热心地向她讲述了自己的“无为史”。“他告诉我,工作十来年了,还是科员,提不上去,因为单位的一把手也只是处级干部。小地方机关事务相对较少,想找到忙碌的状态都很困难,下午4点多就可以回家了。”张倩说。

这番话吓住了张倩。她想象中的自己,应该每天穿着光鲜挤进地铁;在乘车间隙举着频繁刷屏,生怕漏下一点信息;来不及吃早饭,就随便买点,继续赶路……每个细节都应该充满忙碌的气息。

于是,张倩决定留在北京。现在想想,她觉得这个选择稍显草率。曾经立志一起当公务员的舍友,一个去了香港留学,两个去了银行,两个去了私企。

“大家的轨迹都不同。”她说,“不过也有相似的,比如刚入职场的待遇都差不多。住房是我们共同面临的问题。”

对于张倩的生存现状,家乡父母的意见很明确:5年满了赶紧回家,或者现在辞职也行。

作为家里的独生女,回老家至少不必挤在一个巴掌大的房间里,深陷于各种琐碎的矛盾之中。可她又会不甘,“为什么这个逃兵会是我?”

张倩也向身边同事了解过,在住房问题上,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家在北京,虽然也买不起房,但可以和父母同住;一类是家境较好,已经拥有了独立住房;第三类则与她相似,仍然纠结于各类房源和室友之间。

一直以来,分房被视为公务员的隐形福利之一。在北京、上海等房价居高不下的地区,这一福利带来的职业优势尤其明显。

然而,1999年,国务院下发《在京中央和国家机关进一步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实施方案》,规定要求“从1998年底起,在京中央机关和国家机关停止住房实物分配,逐步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

到目前为止,虽然部分中央国家机关仍可通过经济适用房、集体购买、历史房源等方式获得住房,但像张倩这样的地方基层公务员,几乎无望享受这项福利。

“通知我入职的人告诉我,肯定要自己租房。而且工资不高,没有外界传言的丰厚福利。的好处是稳定,能拿到本市户口。”她说,“当时脑子一热,觉得租房也没什么。但其实住房是的问题,至少要花费一半的收入。有个同学,已经在北京成家了。他说自己特别后悔,如果回老家,就不用拿一大半工资养房了。我说他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2013年12月发布的《2013年租房市场报告》显示,在全国36个大中城市中,北京月均租房成本,达1479元/月。

每天7点半起床,8点准时上地铁,9点之前赶到单位;因为是新人,张倩会在上班前完成打水、清扫办公室等工作;晚上6点下班,便钻进几平方米的小屋,在室友使用的间隙做饭、洗漱……这些画面,和她初想象的生活状态相去甚远。

谈到现实与理想,张倩的脸上再次写满茫然,“回去还是留下,这是个问题。”

2下一页

矿山施工设备
新能源
孕育营养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