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揭秘古代皇宫的十种游戏

2018-06-14 18:06:20

揭秘古代皇宫的十种游戏

皇宫大内,庭院深深,寂寞浓浓。在富丽堂皇的皇宫里,宫廷游戏是宫女、太监、大臣甚至于皇帝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项内容,既打算时间,又有着无穷的乐趣。中国古代的皇宫里,10种游戏。

一、投壶

据《礼记·投壶》记载,以盛酒的壶口作标的,在一定的距离间投矢明星助阵:英壮老师、央视主持人陈超,以投入多少计筹决胜负,负者罚酒。常在宴会上玩,以助酒兴。王建的《宫词》之七十七写道:“分朋闲坐赌樱桃,收却投壶玉腕劳。”宫女们分成两群赌樱桃玩,玩投壶这种游戏玩得手腕酸疼。据《旧唐书》卷16《穆宗纪》记载,给事中丁公着说:“前代名士,良辰宴聚,或清谈赋诗投壶雅歌,以杯酌献酬,不至于乱。”在酒席宴上,士大夫们饮酒、赋诗,还玩投壶这种游戏。

络配图

二、双陆

一作“双六”,据说由握槊演化而来。又称“打马”,因为双陆的棋子称“马”。博局如棋盘,左右各有六行道,“马”作椎形,黑白子各十五枚,两人相博,掷骰子得彩行马。白马从右到左,黑马反之。还是王建那首《宫词》,看后两句:“各把沉香双陆子,局中斗垒阿谁高。”双陆的“马”是用沉香木制成的,很讲究。“斗垒”即是形容斗双陆时打马过关,“马”堆成垒。据《旧唐书》卷51《后妃传》记载,中宗的韦皇后跟武三思在宫中打双陆,中宗在旁边点筹码。据《新唐书》卷115《狄仁杰传》记载,武则天让狄仁杰与她的男宠张昌宗玩双陆,以武则天赐给张昌宗的由南海郡进献的珍贵裘服作赌注,狄仁杰获胜后,拿起裘服就走,随后将此件裘皮大衣扔给他的仆人。

三、六博

一作陆博。两人相博,每人六枚棋子,故称六博。其胜负的关键在于掷采,偶然性很强,双方按照各自掷出的齿采走棋。李益的《杂曲歌辞·汉宫少年行》写道:“分曹六博快一掷,迎欢先意笑语喧。”“分曹”就是“分拨”。玩六博的时候笑语喧哗,很热闹。提到六博的唐诗还有:李白的《相和歌辞·猛虎行》写道:“有时六博快壮心,绕床三匝呼一掷。”李白的《梁园吟》写道:“连呼五白行六博,分曹赌酒酣驰辉。”;

四、樗蒲

也作“摴蒲”,又名掷卢、呼卢、五木,是在六博游戏的基础上予以改进与变异而形成的,类似后来的掷骰子(色子),随机性很大,主要靠运气取胜,但樗蒲的游戏规则比掷骰子要复杂得多。王建的《宫词》之六十写道:避暑昭阳不掷卢,井边含水喷鸦雏。内中数日无呼唤,拓得滕王蛱蝶图。“掷卢”就是樗蒲这种游戏。避暑的时候“不掷卢”,恰恰说明宫女们平时经常玩这种游戏。樗蒲的用具起初有盘、杯、马、矢四种。盘是棋秤杯是后代骰盆的前身,马是棋子,矢即五木,是五枚掷具(初由樗木制成,故称樗蒲)。唐·李肇在《国史补》卷下对樗蒲的玩法有详细记录,今天已经很难看懂。不少人喜欢用比较简便的掷骰子法。

五、藏钩

据《酉阳杂俎》引辛氏《三秦记》记载:“汉武钩弋夫人手拳,时人效之,目为藏钩也。”汉武帝的钩弋夫人的手总是握着拳,伸不开,见到汉武帝才伸开,里面握的是个钩子。于是,人们就玩起了藏钩之戏,多人参与,猜出钩子藏在谁的手里。周处的《风土记》记载:“义阳腊日饮祭之后,叟妪儿童为藏钩之戏。分为二曹(队)以较胜负。……一钩藏在数手中,曹人当射(猜)知所在。”不仅民间的老人小孩喜欢玩这种不费脑力和体力的游戏,而且这游戏在后宫女性之间也颇为流行。李白的《杂曲歌辞·宫中行乐词》写道:“更怜花月夜,宫女笑藏钩。”玄宗时后宫以藏钩为乐。岑参的《敦煌太守后庭歌》写道:“醉坐藏钩红烛前,不知钩在若个边。”

络配图

六、握槊

除了藏钩,握槊也是流行于宫廷的一种博戏。相传此博戏是北朝魏宣武帝时从西域传来的“胡”戏

揭秘古代皇宫的十种游戏

。《魏书·艺术传》记载:“此(握槊)盖胡戏,近入中国。”与六博、双陆、长行可能有相似之处,“槊”指棋子或者棋盘,亦是掷骰子行棋以赌输赢。据《新唐书·诸帝公主传》记载,丹阳公主嫁薛万彻,数月不与同席。唐太宗于是召集高祖诸婿与薛驸马握槊,大家故意都输给薛驸马,于是唐太宗以佩刀赠之。公主就高高兴兴跟驸马回家了。唐太宗借着玩游戏调和了驸马和丹阳公主之间的矛盾。

七、长行

长行(hàng),据说和握槊、双陆一脉相承,也有的说就是双陆。李肇的《国史补》卷下记载:“今之博戏,有长行盛,其具有局有子,子有黄黑各十五,掷采之骰有二。其法生于握槊,变于双陆。”有黄子、黑子各15枚,有两个骰子。温庭筠的《南歌子词二首(一作添声杨柳枝辞)》之二写道: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八、射覆

据《汉书·东方朔传》记载,射覆是用巾盂等物覆盖东西让人猜。而《红楼梦》第62回提到的以诗文进行射覆与此完全不同,覆者先用诗文、成语、典故等隐寓某一事物,射者猜度,用也隐寓该事物的另一诗文、成语、典故等揭出谜底。得饱读诗书的人才能玩。李商隐的《无题二首》之一写道:“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这里提到了藏钩和射覆两种酒令游戏,都有一定的博弈成分。宫中亦好此戏。

络配图

九、簸钱

又称打钱、掷钱、摊钱。参与者先持钱在手中颠簸,然后掷在台阶或地上,依次摊平,以钱正反面的多寡决定胜负。王建的《宫词》之九十五写道:春来睡困不梳头,懒逐君王苑北游。暂向玉花阶上坐,簸钱赢得两三筹。据《开元天宝遗事》卷上之“戏掷金钱”条的记载:“内庭嫔妃,每至春时,各于禁中结伴三人至五人,掷金钱为戏,盖孤闷无所遣也。”王涯的《宫词》之十四写道:“百尺仙梯倚阁边,内人争下掷金钱。风来竞看铜乌转,遥指朱干在半天。”

十、斗花斗草

斗百草这种游戏虽有一定的博弈性质,但更偏重玩耍娱乐性,输赢在其次。女子好此戏,参与者比谁的花草种类多、品种新奇,有时是插戴在头上展示。王建的《宫词》之八十五写道:水中芹叶土中花,拾得还将避众家。总待别人般数尽,袖中拈出郁金芽。郁金是一种香草。这个宫女把拾到的花草偷偷藏起来,出其不意拿出来,这样别人就全都不是对手了,所谓出奇制胜。王仁裕的《开元天宝遗事》卷下记载:“长安士(仕)女,春时斗花,戴插以奇花多者为胜,皆用千金市名花植于庭苑中,以备春时之斗也。”花大价钱买花种植,为了比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有什么方法能长高
怎样才能让个子长高
青春期的孩子在长高的过程中要注意哪些问题
磷酸氢钙为什么能增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