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湖抢婚记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海淀信息港

导读

章狗熊做寨王    今天说的老熊是一头生猛剽悍的公熊,虽然活灵活现的行走在高山密林之中,但不是真正的公熊,因为他的遗传基因不是几万年前野

章狗熊做寨王    今天说的老熊是一头生猛剽悍的公熊,虽然活灵活现的行走在高山密林之中,但不是真正的公熊,因为他的遗传基因不是几万年前野生熊传下来的熊类,是从人类投胎转世而来的公熊,刚一转世就成了熊山寨王,当天便找到了一头母熊,乐得他一宿没安静,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这头老公熊生前是个名人,姓赵,名无德,经常出入上流社会场所,表面道貌岸然,心里男盗女娼,缺德事做多了,被老天爷报应得了脑瘤,六十岁退休时住进了医院,没几天一命呜呼,到了阴间地府刚一报到,钟馗老爷坐在宝座上一眼认出他,骂道;“这个欺世盗名的混账东西,不可在地府停留,撵出殿门。”  老公熊一听乐坏了,这不是返回人间重生吗?原来佛经上说六世轮回如此简单。没等他乐得合上嘴,钟馗老爷一拍案桌;“遣返人间做狗。”  身后的判官在生死账薄上用毛笔在狗栏里一挥,身份算是一锤定音,赵无德差点背过气去,不容他哀求,上来俩个小鬼拉扯他奔了殿门外,正要一脚踢出去的时候,赵无德转身抱住判官说;“老爷且慢,我这有一块金砖,是前几年我出了一本书,书名‘子曰’,挣了五十万的稿费,买了这块金砖准备升值,现在送给您帮我通融一下阎王爷,千万别让我当只狗啊?回到家也没人认,还不是一只流浪狗?”  判官一看金砖眼红了,又有些为难:“阎王老爷的话岂能更改?这样吧,我在账薄上加个熊字,变成狗熊,起码不用流浪了。”  赵无德哭丧着脸说;“狗熊只能呆在山林,多寂寞啊?我已经习惯了身边总有美女陪伴,再想想别的办法?”  判官也没办法,更改阎王老爷的圣旨还不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可是他又想得到金砖,想来想去有主意了;“你不是想有美女陪伴吗?我再给你加三个字‘山寨王”,在熊山当寨王一样妻妾成群,行了,就这么办。”说完在账薄上写上‘狗熊山寨王’,一把夺过赵无德的金砖,一挥手,俩个小鬼用力一悠,赵无德被送上了遣返人间的时空隧道。    赵无德昏昏沉沉的来到地面,躺在地上仰望,四周全是高山峻岭,群峰环绕,眼前是一小块山坳,全是原始山林,雪刚刚融化,脚下枯草干支,从环境上看应该是二月早春,再打量自己浑身上下上满了黑毛,身躯变大,活脱脱的一头狗熊,当即哭晕在地,他实在接受不了这种从人到熊的蜕变,也不知啥时醒过来的,迷迷瞪瞪一睁眼,四周围满了二三十头狗熊,匍匐在地磕头不止,口口声声叫着;“寨王,醒醒,冬眠期过了,您该上朝了。”  赵无德本来一看这么多狗熊围着自己差点吓晕过去,一听上朝二字清醒过来,他想起在阴间地府时判官说的话,让自己当个狗熊山寨王,莫非灵验了?可是眼前这些狗熊怎么也会说人话?一定也是投胎转世来的吧?再看眼前的一群狗熊坐在地上人模熊样的,这情景像古代皇上临朝时的样子,看来自己就是寨王了。为什么把自己当寨王?这里一定有一只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的公熊,或许还藏在一个窝里正在冬眠,或许冬眠时被野狼杀死吃了,不管怎么样,不如来个将错就错。  可是他高兴不起来,自己生前是响当当的名人,转世花了五十万变头狗熊,这叫什么买卖?可是事已如此,总比当只狗强吧,而且还是寨王,他心里哀叹一声;“人的命天注定,随遇则安吧。”  老公熊赵无德就这样被一群狗熊簇拥着进了一个山洞,山洞十分宽敞,正中摆放一把太师椅,公熊赵无德坐到了太师椅上,心情不畅的说;“今天上朝该议论啥事啊?”  一个脸上长着一缕白毛的公熊说;“寨王,您睡了一冬天咋忘了咱们黑熊山千百年的老规矩?醒过来头一件事是去对面白熊山寨抢母熊,给单身的公熊娶老婆啊。”  公熊赵无德心里一乐,熊山还有这规矩?怎么个抢法他不知道,又不能多问,问多了暴露了身份,装作头昏脑胀的说;“我是睡多了,你们把计划说一遍吧。”  白毛脸公熊说;“照老规矩办呗,我还是抢婚队队长,带几个年轻力壮的单身公熊,今晚上溜进白熊山埋伏起来,只要发现单个母熊出来溜达,上去就抢,回来给光棍们按地位高低分配,直到抢够了为止。”  公熊赵无德一听想发火,娘的,应该是给寨王先挑选,然后才是你们的,但他忍住了,自己初来乍到,不懂这规矩的由来,还是等等再说。便说;“那你现在挑几头公熊吧,为了嘉奖勇敢的,谁先抢到手的就归谁。”  所有的公熊愣了一会,好像规矩不是这样定的,应该是按地位高低分配,可是嘉奖勇敢的也没错,所以也没有反对的。  白毛脸公熊站起来对一头身上杂毛的公熊说;“杂毛老二,你当我的助手,主要负责背着抢来的母熊跑,我和棕毛老七等几个公熊冲杀他们白熊山的巡逻公熊。”  被挑选的几头公熊站起身来跟着白毛脸公熊去做准备,公熊赵无德下朝的时候,一个年老的秃毛公熊扶着他向一个小山洞走去,边走边说;“寨王,您睡了一个冬天怎么变得爱忘事了?抢来的母熊只能给他们下贱的公熊当媳妇,您必须从咱们纯种黑熊里选老婆,您别看白毛脸那么壮实,不过是黑白熊混血杂种。”  公熊赵无德心里明白了,原来动物的繁殖跟人不一样,越纯种越好,人是越混血越好,他急忙说;“对对,我是爱忘事了,那什么时候给我挑选媳妇?”  年老的公熊说:“真不凑巧,今年年轻的母熊没有一个到十八岁的,倒是有几个半老徐娘的,下崽的能力是没了,哄您开心凑合,不知您同意吗?”  公熊赵无德心里凉了半截,连下崽的能力都没了,身体里的卵巢激素自然没了,妩媚风情也就荡然无存,还能风骚的起来吗?只能你去挑逗她,赶上她不开心的时候说不准哪句话惹了她会大发雷霆,让你下不来台,这方面母熊比公熊厉害多了,想到这他有些心情不悦,倒霉的事都让自己赶上了,这寨王当得还不如抢婚队长。  秃毛公熊看出寨王不高兴,低声说;“寨王不要郁闷,现在的老母熊不比从前,越老越风骚,过去大山穷,吃了上顿没下顿,母熊们都怕怀仔,和公熊缠绵起来只能进行一半,越是高峰时越要收手,整的公熊无计六受,到了中年不一样了,不能下崽也就没了后顾之忧,想怎么疯闹就怎么疯闹,把年轻时的经验发挥的淋漓尽致,加上个个身经百战,技术炉火纯青,到时候恐怕您这位老手抵挡不住甘拜下风。”  公熊赵无德一听,浑身像打了公鸡血,兴奋的热血沸腾,说;“说得有理,你带我现在就去玩玩,我还从来没败过阵,年轻的时候一个顶俩,现在一对一能输了?”  秃毛老熊哧哧笑着说;“千万不能放大话,我带您去找一位听说是从南方一个神秘湖泊新近流浪来的母熊,好像叫‘羊拉车二婶’,四十多岁,头上天天别着一朵花,风骚得很。”  公熊赵无德越发兴奋了,急不可耐的说;“走走,现在就去见识见识。”  秃毛公熊递给公熊赵无德一根老山参;“寨王不要着急,先把这半根老山参吃了,睡了一冬天也该补补身子。”  公熊赵无德接过老山参说道;“怎么是半根,那一半呢?”  秃毛老熊呵呵笑道;“寨王太心急了,一次吃一根会烧坏身体,日子长着那,那半根在我家里,也是您的。”  公熊赵无德听完心里舒服,把半根老山参一口吞进嘴里,精神抖擞的随秃毛公熊去了。    黑熊山是这里连绵不断的山脉中的一座大山,山脚下有一条狭长的山沟,沟旁左边一个石碑写着“黑熊山”,如果以山沟为界,右边的大山是白熊家族的地盘,住着二十多头白熊,以山沟为界,两边黑白熊平时互不侵犯,但是到了春天狗熊开始发情,就有了抢亲的习惯,上哪去抢?就是对面的山上去抢,你抢我也抢,公平合理,体大健壮的公熊可以在发情期连抢几头母熊,瘦小体弱的公熊没这福气,大部分去了对面山上永远回不来了,九死一伤。  这是熊沟千百年来传下来的不成文的规定,熊沟两边的山寨上的公熊不能娶山寨里的母熊做老婆的。也是熊虎沟千百年来繁殖兴旺的原因之一,不存在近亲结婚。说来也奇怪,抢来的白母熊生下的熊仔,刚一落地,身上的皮毛都是黑白相间,长到半年白母熊自己回到白熊地盘,小熊仔只能喝山泉和这里的山果杂食,身上的皮毛竟然大部分变黑。  小熊仔一代一代的都相当健康,很少生病,一旦生了病,也不治,就躺在窝里挺,挺过来就过来了,挺不过来,就过去了。放到沟外十里地的山坡上不用管了,当天晚上就会被野狼野狗拖走,吃的连骨头都不剩。野狼野狗吃完就走,从不敢停留,毕竟他们不是狗熊的对手,所以不算他们的地盘。    第二章黑熊寨的抢亲规矩    再说抢亲队长白毛脸公熊,生的高大威猛,还有一身好拳脚,三五头公熊到他的跟前,几个回合就被他打趴下。在一次抢婚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群狼,白毛脸只身拍死五只狼,吓跑其他狼。从那以后,白毛脸名声大振,不但在黑熊山上,就是在白熊山寨也是名声鹊起,每到抢亲季节,对面的白熊山寨一听说白毛脸带队来抢亲,白公熊都躲了起来,所以十有八九抢亲成功。  白毛脸是黑白熊的混血后代,除了脸是白毛,身上全是黑毛,凡是抢到手的母熊,只要是他能相中的,在回来的路上,他都要把这个母熊给占有了。  抢婚队的其他公熊虽然对此极为不满,也不敢说啥。原因很简单,母熊是他带头抢回来的,他也是功劳的熊,所以,公熊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更何况本来就是给别的公熊当媳妇,是他们硬抢过来的。也不对这个母熊有过于苛刻的要求。  天一擦黑的时候,白毛脸带着几头年轻的公熊出发了,他走在队伍的前面,挺胸抬头,像个赳赳武夫,过了山沟进入白熊山后,立刻钻进干草丛里,猫着身子向山上挺进,山上地形比较复杂,因为是原始老山,山林密布,怪石嶙峋,说不定那块巨石下就有个大洞,窝着几头白熊,从冬眠中醒过来,饥肠辘辘,也不分白天黑夜的出来打食,遭遇上就是一场恶战,动物都有捍卫领土的意识,不杀个你死我活决不罢休。  白毛脸带着队伍小心翼翼的绕过几个小山包,登上一座稍高的山峰,四处一览无遗,隐藏好身体用目光搜寻可疑之处,忽然发现不远处有棵千年老树足有一丈之围,老树根下有个树洞,凭白毛脸多年经验,树洞里一定有熊睡觉,是公是母只有过去侦探一下才能知道,熊的嗅觉相当灵敏,即使脚步轻轻也会惊动对方,危险不可避免,这等重任只有白毛脸亲自担当,他示意大家原地等待,自己沿着一条半深不深的小沟侧面迂回过去,接近洞口的时候,他四下张望一下,一切正常,更加小心的贴近洞口,先是嗅了嗅味道,果然是只母熊,而且发情的味道浓烈,不禁心中大喜,刚要回头招呼同伴,忽然一阵冷风从天而降,白毛脸身经百战,已知情况不好,就地一滚,跳出三米之外,没等站稳,只听‘咚’的一声巨响,从大树上飞降下来俩只大白熊,他滚得慢一点就会被白熊砸的半死。    谁都知道,熊科动物都会上树,这俩只白熊原来正在树上休息,为什么同居一棵大树?原因很简单,俩熊是公熊,都在追求树洞里的母熊,这是惯例,一旦母熊爬出树洞,俩个公熊当着母熊的面开始拼个高低,胜者得到母熊,败者落荒而逃,虽然是情敌,可是面对外来入侵,立刻结成同盟战线,同仇敌忾。  没等白毛脸站稳,俩只白熊挥舞熊爪杀了过来,白毛脸果然是头战将,毫不胆怯,在俩只白熊扑过来的一霎那,白毛脸向后一仰,两腿向上一蹬,两头白熊没有防备,正蹬在肚子上,借着惯利向前飞了出去,白毛脸的这一招在武术行话里叫‘兔子蹬鹰’,俩头白熊落地时又是一声巨响,摔得不轻。  隐蔽在山上的杂毛等公熊一看队长和白熊打起来了,飞快赶来,也不吼叫,上来就打,白毛脸反倒腾出手来,连忙冲进洞里,一把拉出还在冬眠的母熊,正要背起来撤离战场,刚才的打斗声又引来了一头白熊参战,冲到了白毛脸身边,挥掌拍向白毛脸,白毛脸只好放下白母熊应战,边战边对杂毛喊道;“快把母熊背走,这里有我们抵挡。”  那两只白熊已经被打的没有还手之力,杂毛一听,扭过身来跑到母熊跟前,背起还没睡醒的母熊掉头就跑,白毛脸和弟兄们仗着熊多,一会的功夫就把对方三只白熊打跑了。也不去追,赶快撤退。  白毛脸带着队伍一口气跑了十里地到了自己的地盘,回头看看没有白熊追上来这才敢停下来,不再跑了。之所以不跑了,是因为到达了他们的歇脚点,这是一个很隐蔽的山洞,离白熊山有几公里的样子。  山洞里面常年铺着干草,干草上面这会儿铺的是草席子,天冷的时候就铺着狼皮褥子,相当的暖和的。这是老祖宗千百年来传下来的隐蔽之所,从外面看,是杂草的灌木丛和乱七八糟的山石,根本就想不到后面还隐藏着如此的玄机。  杂毛老二扛着抢来的母熊就进了山洞,虽然跑了十里山路,杂毛老二熊竟然大气不喘,他的身体比白毛脸还要强壮,刚刚步入青年之列,他如此的卖力是有自己的打算,寨王不是说了吗,谁抢到母熊猫就归谁,自己正好没有媳妇。    白毛脸一个进洞,又把洞口又作了一番掩饰,这才安下心来。   共 1081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的专科医院
云南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癫痫病患者有哪些晚期症状
标签

上一页:雪天2

下一页:只是因为你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