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QQ上的红线

2019-01-31 02:48:31

上的红线

熟悉的轻音乐在空气中缓慢流淌着,窗外依旧飘着零星的雪花,玻璃上的热气雾蒙蒙的,阻挡了窗外雪花俏皮的眼睛。眼前的环境和氛围是那么的熟悉,和去年初次来这里的情景一丝不差。晓坐在茶座的沙发里,望着眼前桌子上摆放的小玫瑰,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往日的记忆再次涌入脑海,陪伴他消磨这段难熬的等待时间。 这里是适合朋友或恋人们集会的场所,去年的冬天他曾经来过这里。但从那次以后,他不愿意,也再没有踏进这个地方,并非这里的环境和气氛不好,是因为自从去年他在这里见过一位令他心动的女孩,那个女孩的名字叫雨琳,是经过朋友的介绍在这里见的面,由于时间的缘故,他们并没有说很多的话,相互交换了之后,就分开了,在这次见面之后,仅仅在上谈了一个月,这个姑娘就消失了,再没有任何消息。曾经多彩的图像也一直是灰白的,再没有闪亮过;也曾经打过她的,听到的却是无情的话: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为此,他曾经失落过,因为这是他很喜欢的一个姑娘,明确地说,他爱上了她,可谓是一见钟情。他曾想通过介绍人询问下,但介绍人去了外地,没有音信;他也曾试图通过各种方式去寻找雨琳,但在这个上千万人的大都市,找一个不算很熟悉的姑娘,如同是大海捞针。有人说,被拒绝的爱情,是一颗没有找到土壤的种子。即使它在独自的相思中发芽,那鹅黄嫩绿的细芽也会死去。他这个算不算被拒绝的爱情,他不清楚;他也不知道中断联系的其中缘由。为何在络里谈得那么好,有那么多的相同爱好,到现实中,却只能谋得一面,然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门外响起轻轻的脚步声,他紧张地站起来,不停搓着不算温暖的双手,然而,脚步声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匆匆地向前走去。他再次陷进沙发里,继续想他的往事。 没有了这个心灵的好友,他的单身日子又增添了一些孤独和寂寞。工作的压力依旧,同事还是和往常一样不冷不热,每天的中,除了偶尔有在远方的同学的问候外,就是寂静的黑白世界。他每天都还习惯地挂着,是在等待还是在寻觅,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大概是这个之后的3个月,在他的里又出现了一位新朋友,她的名字叫雨印,和他以前那个好友的名字很相似,以前那个好友的名字叫雨之印,他一直以为是她,甚至上来就想责问她:怎么好久没有消息了,让他担心!!但后来的聊天,他知道,她只是和雨琳的兴趣爱好相似,尤其在音乐方面,特别喜欢轻音乐中的琵琶语和雨的印记。这些轻音乐也是他喜欢的。从此,只要有机会,他们在聊天的时候,她总是让他一起分享这些音乐。听着这些音乐,他多次产生提出见一次面的冲动,他总希望这个叫雨印的女孩,就是她心仪多日,梦中思念的雨琳。但他害怕见面之后会打破自己这个梦,他顽强地抵抗着来自内心的冲动,好让这个梦持久一些,那怕是多一分钟也好。 然而,现在,这个梦就要被打破了。他有些眷恋和一种说不出的失落。岁月总是这样爱捉弄人,他苦笑着。该是梦醒的时候了。时间一分一秒地流淌着,约定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有位女士给6号桌的先生点了一首《雨的印记》,希望他今天过得开心,忘记过去的忧虑 有人给我点音乐,这里没有我认识的呀,他这样想着,准备伸手去拉开门,看个究竟。 门轻轻地开了,他惊呆了。在他眼前出现的是多么熟悉的面孔,那是他梦里多次梦到的,不同的是,她坐在轮椅里。看到的依旧是灿烂的笑,只是多了点忧虑。原来是雨琳,他一直思念的雨琳。 你还好么?去年和你见过以后,我出了点事,就成这样了,和都没用了,幸好,我还是找到了你;我一直犹豫和你见面,害怕你看到我难受的样子。但,我控制不住我的思念。 雨琳轻声说着。 不等说完,晓一把把她搂进怀里,说: 我过得不好,一直在想你,以后,我们不会再分开,我要好好陪伴你走下去。 :忧郁的橘子

东莞物流专线公司
奥托尼克斯
苏州粮食重金属检测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