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当前位置:

巡阴人

2019/06/25 来源:海淀信息港

导读

“嘎嘎,嘎嘎,果然是上巡人。有﹊意﹊思﹊书﹊院”突然,空气中传出一声阴森恐怖的笑声,这个声音像是地狱中发出的一样,让我不寒而栗。我看着自己的

“嘎嘎,嘎嘎,果然是上巡人。有﹊意﹊思﹊书﹊院”突然,空气中传出一声阴森恐怖的笑声,这个声音像是地狱中发出的一样,让我不寒而栗。我看着自己的鲜血一触碰到那个东西,忽然,本来明亮的天空瞬间变成了黑夜。我抬头一看,满天繁星,其中有九颗格外明亮。我一怔,心中不禁一惊,怒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嘎嘎,我是什么人?我也是巡阴人啊。”我只感觉周围的空气猛然凝结,正发愣时,眼前渐渐显出一个人影,像是凭空出现一般。那个人影越聚越实,很快就显出了本来的模样,竟然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中年人一脸的笑意,漫不经心的看着我,似乎可以瞬间穿透我的思想,让我忍不住后退了两步,“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战战兢兢的又问了一句。中年人嘿嘿一笑,道:“关金鹏,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我跟你一样,是巡阴人啊。”“什么?怎么可能?”我的内心一颤,不禁满脸的疑惑,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刚一问出,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完全是多此一举,这个人可能早就暗中观察着自己了。果然,中年人微微一笑,倒是满不在乎,“哈哈,关金鹏,我费了这么多功夫,不就是让你来这里的吗?”“什,什么?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我一阵心惊,莫名胆寒,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不禁大声喊道:“你,你才是鬼臼?”“哈哈,哈哈,你终于想明白了。”中年人满意的笑了笑,似乎根本不惧怕于我,而是冷冷的说了句:“巡阴人,全是这副德行,不让你做,你偏要做,血婴的事情我似乎告诫过你,不要插手了吧?”我的脑海中一闪,那天晚上,突然出现在我家的那个自称鬼臼的恶鬼,的确告诫过我。“不对,是你故意的,你故意。”我突然间想明白了,眼前这个中年人似乎对我非常了解,他明明想将我引来,却故意激我,不让我插手,这样让我没有半点怀疑。我突然感觉自己很悲催,被别人耍了都不知道。可是,又一想,不对,如果他是巡阴人的话,自然明白巡阴人的职责。我不禁挺起胸膛,问道:“好,我不管你藏的有多深,可是,如果你真的也是巡阴人,为什么要引诱我?”“哈哈,哈哈,小子,你真是好天真,你以为自己是巡阴人很了不起吗?”中年人猛然间将双目圆睁,身体竟然也微微震颤了起来,大声喊道:“巡阴人无非是地府那帮鬼放在阴间的打手,我凭什么听他们的安排。”这么一吼,我微微一怔,还没明白他的意思,却见他突然又神色黯淡了起来,声音也缓了下来,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可是,我们只是下巡人,没有那么大天生的本事,我想用阵法来弥补,我想用道术来弥补,可是,到头来却还是不行。”“凭什么?凭什么你可以是上巡人,而我,只能是下巡人?”中年人突然又狰狞了起来,双眼变得赤红,头发都开始直立起来,甚至连身体都开始慢慢膨胀,他的声音也变得异常低沉,带着一丝沙哑的怒吼道:“今天,我就用我的九星解煞阵来会会,你到底是什么狗屁上巡人。”天空中突然一道闪电划过,那九颗明亮的星星正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的移动,我甚至能感觉出,随着星星的不断移动,周围的阴气开始变化,变得越来越厚重。我不禁大惊,从来还没有见过有人可以通过阵法来控制阴气的浓密,而这一刹那我也想明白了,为何在此之前,我根本就没有感受到一丝腥臭的气味。他是人,根本不是鬼,却在行恶鬼的事。我心中极其复杂,感受到自己周围越来越厚重的压迫感,一时竟然不知所措。我所依仗的只是自己的躯体,可是就算如此,我的躯体还没强到可以应对一切外界的压力。我的额头跟手心开始往外冒汗,指尖的鲜血早已风干。硬拼,显然不行,我要用道术。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可随即又被我否决,我没有符咒。我正举足无措思量对策时,中年人突然冷哼了一声,道:“小子,今天,让你尝尝自己被鬼吞噬的感觉,嘎嘎,嘎嘎。”我只听到身后突然一声嘶吼,像是野兽一般,回头一看,一个影子正极速的向我窜来。我大惊,一只手往旁边一撑,将铁棍在手里狠狠一攥。那个影子很快就跑到了近前,我刚想挥舞铁棍击过去,猛然间发现,那个影子竟然是司马柱。这一惊可是不小,我刚一犹豫,司马柱猛然往前一窜,突然高高跃起,跟一只猴子一样,一下扑到了我身上,正好骑到了我的脖子上。我吓得往后一个趔趄,慌乱的举手想要将他拽下来,可是,司马柱跟疯了一样,“嘎吱”一口咬到了我的手背,一阵钻心的疼痛,铁棍“桄榔”掉到了地上。我大惊失色,心里怨气骤起,也不管他是谁,我伸出两只手直接掰住司马柱的脑袋,一用力,只听“嘎巴”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我本以为司马柱会从我身上跌下去,可是,司马柱根本没有反应,反而更加疯狂。“嗷嗷”大叫了两声,我只感觉跟一只高音喇叭鼓在了我的耳边,两只耳朵一阵眩晕,身体跟着一晃,差点摔倒在地。司马柱逮着机会,将手脚一并,一下缠着了我的脖子,我瞬间喘不过气来,胸脯极速的起伏,却透不出半丝气。很快,我的脸被憋的通红,司马柱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将我勒的紧紧的,跟一条打了死结的绳索一样。我白着眼,两只手拼命的抓着司马柱,想将拽下来,可是,我一抓,竟然感觉手心一软,跟抓空了一般。死亡的恐惧让我头脑一紧,心知这个司马柱太古怪。可是,我自认为力气巨大,竟然对付不了一个瘦小的司马柱。司马柱越缠越紧,窒息感闭塞了我所有的感官,我都隐隐感觉自己的灵魂要挣脱身体的束缚。“嘎嘎,嘎嘎,想跟我斗,你还嫩点。”中年人张狂的一笑,我浑身一阵抽搐。

贵港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内江白癜风医院哪好
盐城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美色速递2

下一页:前夫复婚过期不候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