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当前位置:

恶鬼保镖 第四百八十五章 敢不敢赌

2020/01/16 来源:海淀信息港

导读

恶鬼保镖 第四百八十五章 敢不敢赌第四百八十五章敢不敢赌张教授听到大兵这句话,他的脸上理出惊愕的神情,他的腿伤及到神经已经好多年,

恶鬼保镖 第四百八十五章 敢不敢赌

第四百八十五章敢不敢赌

张教授听到大兵这句话,他的脸上理出惊愕的神情,他的腿伤及到神经已经好多年,根本就不能松开拐杖走路,若是松开拐杖,张教授肯定,他会直接瘫倒在地上。更多精彩好书请百度搜索>

不过当张教授见到大兵那自信的神情时,他慢慢的松开拐杖,啪的一声,拐杖落在地上,张教授不敢置信的注视着自己的双腿,“这…这怎么可能,我…我的腿竟然…”

熟悉张教授的人,见到这一幕,他们也是瞪大双眼,张教授因为右腿的精神瘫痪,所以整只腿完全不能动弹,甚至就连脚趾头想动一下,都难,更别说不用扶着拐杖站立着。

张教授的徒弟也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他清楚的知道,张教授不用东西支撑的话,根本不能站立在原地,他…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毫针刺在死穴中,竟然没有事!反而让张教授站在原地,张教授激动的看着大兵,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说道,“大兵…这…这就是你说的死穴治疗法!太神奇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还有一天能站立起来!”

大兵静静注视着孙教授,说道,“孙教授,我只是将你的神经经脉封死,你并没有恢复,只是能站立在原地,而且此时你的双腿都无法动弹,不信的话,你可以试一试。”

见到大兵这么说,所有人都疑惑注视在张教授的身上,张教授想抬起自己的腿,他发现自己的腿,根本不能动弹,这让张教授着急万分,刚想蹲下来,身体却失去平衡感。

幸好大兵,一下扶住张教授,在场的人都被吓了一跳,张教授脸上满是着急的说道,“赖小友,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我的双腿都动不了了。”

张教授发现此他的另外一条腿也麻木,甚至失去了所有知觉,大兵微笑着说道,“张教授,你想不想从新站起来,不要任何外力的站起来?”

听到大兵的这句话,张教授脸上渐渐露出狂热的神情,不过很快张教授脸上狂热神情褪去,脸上满是失落的说道,“大兵,我的腿,我自己很清楚,神经瘫痪,根本不能站…”

“张教授,凡事都有可能,只要你相信我,敢不敢试一试?我给你治疗?”大兵没有回答张教授的话,而是微笑着说道。

张教授见到大兵这么说,他沉默片刻之后,突然露出狂热的目光,激动的说道,“想!我愿意试一试!无论结果失败还是成功!我都敢赌一把!”

一只腿神经瘫痪,给张教授带来的痛苦,以及不方便,其他人不清楚,可张教授自己很清楚,连上个洗手间都有困难,那样的感觉简直生不如死,“能帮我搬一张床过来?”

主持人听到大兵这句话,他也是微微一楞,他没想过,大兵的演讲,竟然变成现场医治,他有些犯难,这样一来,整个医学大会真的有些乱,不过其他的医学教授和老医师可不管主持人怎么想,他们几人搬着几张桌子过来,合并成一张床,放在台上,孙教授来到大兵的面前,他脸上激动说道,“大兵,你尽管放开手去做!让我们这些老头大开眼界。”

在场的医学教授和老医师医术都很精湛,但是对于神经经脉这种东西,他们还是无可奈何,当今的社会,没有人能够治疗神经经脉,见到大兵说能治疗甚至恢复神经经脉,他们怎能不兴奋,大兵只是平静的点点头,孙教授在次说道,“大兵,你接下来需要什么东西,手术刀?还是麻醉药剂?还是…只要现在你想要,我想在场都能拿出来。”

孙教授说出这句话一点都不夸张,的确就算在这里做个手术,他们都能将所有需要的设备拿出来,大兵笑道,“不用那些东西,只需要给我一盏酒精灯就行了。”

在场的医学教授和老医师听到大兵这句话,他们都紧紧皱着眉头,不用任何医疗器材?甚至连麻醉剂都不要?就能治好张教授的腿?这听起来有些荒谬,只是大兵的确这么说。

尽管很多人都好奇,大兵要怎么治疗,不过一盏酒精灯很快摆放在大兵的面前,大兵点燃酒精灯,将张教授腿上的那三根毫针拔了出来,张就收惊愕的发现自己的腿能动了。

他连连称奇,若换做其他人的话,或许张教授还认为那是大兵请过来的‘托儿’,可事情发生在张教授的身上,他深深感到震撼,“大兵,你让我这老头佩服的五体投地。”

“张教授,或许在待会的治疗中,会很疼,我希望你能够忍受一下。”大兵脸上满是平静的说道。

张教授脸上满是坚毅的说道,“大兵,你想怎么治疗,尽管来,只要你真的能治疗神经经脉这类的病状,让那些西医知道中医的神奇,就算我这把老骨头牺牲,也在所不惜。”

此时在场的几名老中医脸上也满是激动,他们的心情和张教授的心情一样,的确这些年中医越来越没落,甚至西医已经完全占据了不可替代的位置,他们赶到很乒,的确西医的治疗很有效果,而中医研究的这些年,也没有研究出什么新的疗法,而大兵的出现给了他们振兴中医的希望,莫若张教授愿意牺牲来发扬中医,就连他们也一样愿意付出。

见到张教授这么说,大兵也没有在说任何废话,他从口袋中拿出那两包已经准备好的毫针,摆放桌子上,那些摄影师见到大兵摆放的那两包彩色毫针,他们急忙抬着摄影机走到大兵的跟前,那主持人急忙来到大兵身前,问道,“赖先生,请问你现在能有空给我解释一下,这两包毫针,为什么分别是青色和红色?它们经过什么东西泡制的吗?”

大兵听到主持人的这句话,他脸上满是平静,可大兵接下来的举动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只见大兵突然单手卡在主持人的喉咙,将他一下子聚到半空中,阴沉的说道,“你最好没事就站在一边去,我现在是在治疗,而不是来耍猴戏给你们看,在我治疗病人的时候,你要是敢打扰我,我会杀了你!”

砰的一声,大兵说完之后,直接将那主持人丢到一旁,坐在台下的所有老医师和医学教授见大兵这举动,他们的心中不由来的对大兵尊敬,这小子不图任何名利,实在令人佩服,先不管大兵一会能不能让张教授站起来,就算站不出来,大兵也会被其他老医师和医学教授尊重,因为大兵将病人放在第一位,已经让所有老医师和医学教授折服。

毕竟现在的社会,只要谁能治疗一个癌症病人,或者稍微疑难杂症的病状,恐怕都会大力宣传,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他治愈的一样,可大兵却并未理会那些。

那主持人摔倒在地上,眼中满是恐惧的注视着大兵,被大兵单手卡住脖子上举起来的那一刻,他清晰的感觉到死亡的气息,只要这个赖大兵的力气在大一些,他就会当成毙命。

这一回主持人学乖了,他只是静静的站在远处观看着大兵的这边,不在说话,而那几个拍照的也停止拍照,周围的人全部安静下来,只有摄像机静静的记录的这一切。

大兵带上一副薄手套,毕竟毫针上的剧毒,就连他也不敢轻易的去沾染,这些剧毒比先前的剧毒还要强,这些剧毒是大兵特意从朵朵那里要过来的。

大兵深深吸了一口气,砰的一声,大兵一拳直接击打在张教授的死穴足三里穴上,下的力气相当大,在一拳下去之后,大兵的手中的一根青色毫针在酒精灯上一划而过。

瞬间刺进足三里穴,同时大兵另外一拳又击打向另外一个死穴上,然后快速将一根红色毫针刺进涌泉穴。

在场的人听到大兵巨大在张教授身上时发出的巨响,他们的额头上都冒出冷汗,这到底是治疗还是谋杀?下的力气也太大了吧?这样击打着死穴,会出人命的!

在电视前观看这一次医学大会的人,也全部屏住呼吸,看着大兵一拳又一拳击打张教授身上,他们也是一阵头皮发麻,不过最令他们恐惧的还是张教授双腿上的变化。

张教授的双腿已经慢慢的变成青色和红色,见到这一幕,那些老医师和医学教授忍不转道,这…这是剧毒的迹象!难道他用带有剧毒的毫针刺进了张教授的死穴中?

这是什么治疗?他们从未听说过有人在毫针上抹上剧毒,还拿带有剧毒的毫针刺进病人的死穴,不过他们见到将毫针刺进张教授身上时异常洒脱的手法时,他们都选择安静。

就连在场的好几名老中医,研究了几十年针灸的老中医,见到大兵将毫针刺进张教授身上的手法,他们都暗暗的自叹不如。

十分钟过后,所有人都呆呆的愣在那里,大兵现在所做的,和他先前所说的,完全一样,他的确这么做了,那些毫针无不例外,全部都扎在死穴上,而且还是带有剧毒的毫针,接下来会怎么样?所有老医师和医学教授心中满是疑惑和期待…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黄岛院区
汉中405医院
承德治疗妇科方法
杭州手术治疗白癜风
太原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