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当前位置:

网游之坑货联萌

2019/06/25 来源:海淀信息港

导读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听着不远处的潮起潮落声,感受这阵阵从江面上吹来的冷风。一时间,心中的烦闷似乎也少去了不少。左棠棠走到陈晨所说的位置,看着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听着不远处的潮起潮落声,感受这阵阵从江面上吹来的冷风。一时间,心中的烦闷似乎也少去了不少。左棠棠走到陈晨所说的位置,看着远处那站立着隔江远望的身影,顿了顿,又重新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一步一步走了过去,直到那个人的身边,没说话,一动不动。那人似乎知道是她来了,望着远处的如同星辉般点缀着夜空的摩天大楼的星星点点,轻笑着:“我以为你会生气。”“气过了,就没什么好气的了。”左棠棠冷淡着回答。那人听闻不由挑眉:“我出现在这里,也不生气?”左棠棠沉默不语,片刻,她语气生硬的说道:“如果你要说这些的话,我就回去了。”说着,就转了身,只是却没走动成,他拉着她的手腕,连忙道:“别,等等。”不复先前的镇定自若,有些别扭也有些……不舍。一时间,她有些怔怔,恍然间想起放在她手腕的手,她轻轻的甩掉,没有言语的再次站在他的身边。也随他一般,望向远处,目光沉沉,神色在这夜晚里,让人看不清楚。良久,才听见他低声道:“对不起,是我骗了你。”左棠棠抿了抿唇,本不想说话,可是心中到底还是有着隐隐不甘,平静的几近冷漠的问道:“你是为以前道歉,还是为了现在?”他蓦然抬头,看着她,眸子里墨色渐浓,将她转过身来,直视着自己:“如果我说,我只有这次欺瞒了你,你可相信?”远处的霓虹灯照耀,投射在江面上,五光十色的夜景。或深或浅的打在两个人的脸上。左棠棠看着这张比少年时期多了几分坚韧多了些成熟的脸,有些恍惚。那时他们之间的绯闻在班上闹得沸沸扬扬,很快的,班主任就知道了。他们虽未说过承诺。虽未言及喜欢,可是每次四目相对时弯起的眼眸,心意相通时嘴角的笑意,还有所发生的种种,都无法遮掩他们互相心悦的事实。这件事传在了老师耳里。作为寄予期望的重点班的他们,当即就被叫到了办公室里,狠狠地训斥了一番,并询问是否属实。班主任的作风,他们都是知道的。若严重,不仅仅会请双方家长,还会将学生调换班级。她不怕这番举动是否会对她的学业受到影响,她也不怕接受任何人的训斥,包括家长。喜欢,就是喜欢了。为什么要否认?她看着班主任因为训斥而面红耳赤的脸。满是坚定。只是,她没有料到,她以为他懂得她的心思,她也以为她,懂得他的心思。可谁知……站在旁边的他只是淡漠地扫了她一眼,便向老师鞠了个躬,起身冷静而又疏离的说道。“抱歉,因为学生的举动造成了这么大的误会……”剩下的,她没有听清,也记不清了。“误会”两个字充斥在她的脑海里。后来……她申请换了座位。再后来……她再也没有联系这个人了。而现在,他竟然说自己以前没有欺瞒她。再想着今日苏橙对自己所说的误会。左棠棠心中冷笑,眸色渐冷,偏过头。看着江面,不再理会他。洛言看到这幅模样的她,漂亮的眼里满是心痛。他知道她在想什么,可是那件事那时她一直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解释。少年时期的情窦初开,如今这些年过去,他怎么能忘记那个在他回忆里笑的明媚的女孩。“我曾经。很遗憾。”他低低地说着,语气带着他从未有过的脆弱,“我……当初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守护我和你之间的感情,所以我采取了那样的方法。我原以为,原以为……”他说不下去了。他淡淡一笑,充满了说不出的惆怅与苦涩。他知晓她认死理的性子,在那个严以律己的班级,在那个你追我赶竞争激烈的班级,他不敢拿着她的前途冒险,为了稳妥,他心中的打算一丝一毫都没有向她透露。他原以为,是来得及的,即使否认,两年时间的误会也算不上什么,等到他毕业了向她解释,他们还能和之前一样。可是有的时候,错过,就是错过。他不知道她内心是那么坚决,两年的时间,她没再和他说过一句话。毕业典礼时,趁着酒意,他来到她的身边,只是当看见她眼眸中不复当初对他充满眷念欢喜,而是满满的冷色时,他满腔的酒意一时间都消失了。他清醒了,他离开了。“我想,如果之后在你的世界中会有一个人,视你如生命,会在你困难的时候守护着你,那么我也就满足了。”他看着她倔强偏着不看他的脸,看着她眼里的微微湿润,他声音顿了顿,像是克制着自己心中那快要隐藏不住的情绪,努力尝试着用着平静的口吻,缓缓说道,“很可惜,我似乎忘不了你。”“你或许不知道,当在一个上万人玩的游戏中,遇见了一个你曾经很爱的人,那一刻,他的心愿就变了。”他看着她咬着嘴唇而有些泛白的印,手指无意识的动了动,终是没忍住,伸手抚平。手指触在唇上的一瞬间,像是被火烫了一般,两人都一时微微惊着了。看着望向他的眼里的雾气迷蒙,他刻意忽略着微微发烫的指尖,声音渐柔,道出他改变了的愿望:“他想得到她。”左棠棠什么话也说不下去了。如果需要一个解释的话,她想这个解释已经足够了。实际上,她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究竟是怎样的心思。来的路上,像是已经知晓她知道了所有,知道了虽是陈晨喊她却是洛言与她见面,苏橙将这长达半年之久的事情,全部发短信告诉了她。包括一开始洛言知道她和沐云闲之间的事情,只是默默的在旁守护和祝福。到后来,沐云闲和她断绝关系以后,他的愤怒。以及,想着她可能会在黑风寨遇见他的可能性。他天天守在接待频道——他没有勇气来找她,可是他心中一直期待着与她遇见,他关注了她,也关注了苏橙。只希望偶尔能得到她的消息。那时的他对于她,不过是个陌生人,他强忍着不主动出现在他的面前,因为他知道,他没有立场。他没有理由。可是后来,他看着她的伤心难过,他看着她的强忍着,逐渐的坚强。他想到了他回忆里的她。是不是在当初他看不见的地方,她也是这样一步一步地独自走出来的呢?他心里微微的疼了起来,疼的有些揪心。于是,他开始用着海带的身份不露声色的照顾着她。看着他们之间慢慢存在起来的默契,他的心中是高兴的,也是惶恐的。惶恐她在那个江湖里学到的,而不会再对他有那样的心思。又惶恐若是她知道他是谁,该怎么办。他不想隐藏下去了,尤其是在ST面试时,他看见她和回忆里一样的柔和的脸庞时,他开始想找个机会,真真正正的再一次出现在她的生活里。所以,这次的线下聚会,他来了。“以前的事……”他难得犹豫,望着她,话说到一半。她闭上了眼。长舒了一口气,轻声接过他的话:“以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虽是年少时刻苦铭心的回忆,可现在的她早已学会了对往事的放下。初见他时。满腔愤怒,也不过是为那曾经的不甘与执念。无论曾经的真相如何,事实如何,终究过去,她不再感慨,不再怨念。不再仇恨。听到她的话,他有些怔愣,半晌,像是想通了一般,笑着言道:“好。”她有些纳闷的转过头回望着他,却发现他的眼睛此时如同星星般耀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她:“那我们来说说海带与蹄蹄之间的事。”左棠棠轻轻眨了眨眼,有些迷蒙地看着面前不复先前的苦涩,笑的着实灿烂的男孩。“记得我在恶人谷带你看日出所说的那件事情么?”“嗯。”左棠棠低声应了。“那我现在问你,你可以回答我么。”左棠棠迟疑了半晌,想起早时心中的答案,默默点了点头。“如果,还有这样一次机会,不是在游戏,我邀你去看日出,你还会答应我么?”不是她内心所想的问题,疑惑在心中一闪而过,她顿时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没有追问她对海带是否有好感,而是询问她的态度,一个对他整个人的态度。看着他紧紧注视着她的眼神,看到那其中隐隐的期盼和紧张,她莫名的笑了,这一笑,像是彻底解脱了什么般。“会。”她看着他,回答如当初在那个晨曦少年面前一样肯定。刹那间,男孩笑了,在这灯火辉煌,霓虹闪烁的映衬下,美丽异常。……半年后。XX区因为曾经获得了跨服门派战的名而被众人所知晓,一举成为游戏里的明星区服,来来往往的添了不少新人少侠进入江湖。看上去竟比曾经刚开区时还要热闹,只是留在这江湖里的老人们都知道,曾经不少可以称为传说的人物,却早已淡出江湖。比如那个绝无仅有的指挥——散人帮会黑风寨的老帮主,海带少点盐。又比如建立了后来几乎统一了大半个江湖的战的帮主——沐云闲。再比如,一个进入江湖前五帮会的女帮主——盖子,听小道消息,说是结婚不再玩游戏了。当然,虽然走了不少人,可同样的老人也有很多一直扎根在这个江湖。比如拿着天线宝宝作为吉祥物的打酱油们,又比如和他们一直相爱相杀的挂吊瓶们?再比如,那个钻到钱眼里的江湖富商——皮卡丘?唉。毕竟是个江湖,人来人往,旧人离开,新人到来,也很正常。苏州城外,一个普通侠士模样的人看着城墙上张贴的皇榜上,新一轮华山论剑的五岳名单,不由的感慨着。他在这个江湖,没什么名气,但是初倒是跟着这些如今新人口中的“传奇”们一起下过本,打过追杀。他记得他当初拜在锦衣卫门下,是佩服他们老团长的。后来,知晓着他们老团长竟然是黑风寨的帮主时,便也想方设法的进入了黑风寨。只是可惜,晚了一步。据黑风寨里的人说,当初海带团长喜欢在接待频道呆着,后来将一切慢慢忙于现实,便将帮会交给了现在的猫耳娘帮主。而他本人则是在频道下方建了一个小频道,偶尔上线,也是和一个姑娘一起呆在那里。那频道名字有些奇怪。皱着眉,他现在还能记着。是一道菜名,叫做,海带炖猪蹄。(全文完)(未完待续。)

鹤岗医院治疗白癜风
齐齐哈尔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永州治疗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
标签

上一页:一品权宦

下一页:美色速递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