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月入8万不是梦京东快递员已无件可揽出世

2020/09/23 来源:海淀信息港

导读

月入8万不是梦?京东快递员:已无件可揽天下网商记者 蒋婵娟春季总算来了,京东快递员的心情却定格在了冬季。取消快递员底薪、揽件计入绩效

月入8万不是梦?京东快递员:已无件可揽

天下网商记者 蒋婵娟

春季总算来了,京东快递员的心情却定格在了冬季。取消快递员底薪、揽件计入绩效、公积金系数下调,京东物流的一系列动作都让曾把酒言欢的兄弟寒心。

“坐办公室的那些高层体会不到一线的感受。” 很多京东快递员表示,派单费用在下调,揽收数量已成为硬性指标,达不到数量,需要快递员自己贴钱发空包,一个月下来基本生活得不到保障。还有快递员称,4月1日起,京东快递员离职潮就已开启。

面对兄弟们的抱怨,4月15日清晨,刘强东在内部邮件正式回应。他承认2018年如果扣除内部结算,京东物流亏损总额超过28亿元,这是京东物流连续亏损的第12年,融来的钱只够再亏两年。他认为核心缘由在于外部单量太少,内部本钱太高,如果快递员提高揽件数量,帮助京东度过危机,月入8万不是梦。

看起来刘强东描绘的未来景象很美好,可是京东快递员要去揽谁的件呢?阿里的?拼多多的?顺丰的?眼下,京东仿佛已无件可揽。

亏损什么时候休?

京东物流一度是刘强东眼里的王牌,他曾许下弘愿:“未来的快递只有两家,就是顺丰和京东。”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京东物流都是带着傲气的,不屑于外部业务,只服务于京东商城。直到后来,才逐步开放给京东商城的第三方卖家和外部的社交电商平台。

根据此前“亿欧物流”拿到的京东物流募资文件来看,2016年Q3京东商城订单占到京东物流的总订单量的77%,2016年Q4为75%,2017年Q1、Q2、Q3,该数据分别为78%、79%、76.6%。

京东物流业务的发展极大依赖京东商城的豢养,开放平台只占到它20%左右的定单量。自然地,京东业务的下滑也直接影响到物流。

京东财报显示,同比2014年与2018年,京东营收增速已从66%着落到了28%,出现出了逐年着落的态势。迈入2018年以后,京东的年度活跃消费用户数也在3亿上徘徊,未见明显增长,业务的天花板触目可及。

刘强东也表示京东物流的问题出在了外部单量太少,内部本钱太高上。自建物流的高昂本钱把京东拖进了连年亏损的泥潭。

在京东2014年上市招股书中可以看到,从2009年到2013年,其在物流上分别投入了1.44亿元、4.77亿元、15.15亿元、30.61亿元及41亿元。履约费用率也是连年爬升,2013年履约费用率是5.9%,2015年是6.8%,2017年是7.1%,2018年上升到了11.3%。

履约本钱愈来愈高影响了京东长时间的盈利能力,所以2017年京东物流子团体成立。只是,刘强东当年“一年盈利,三五年超过顺丰”的自信,换成了取消快递员底薪、着落公积金的节流姿态。

他们减少了羽绒服内部填充物的厚度 揽谁的件?

“你每天送件的时候只需说一句话‘大哥大姐或大爷大妈,您最近有包裹要邮寄吗?有的时候请电话我啊,我来取。’”事情恐怕不像刘强东说的那么简单。

去年10月,京东物流CEO王振辉宣布,从北上广开始,京东正式参与个人快递服务,随后向全国进行扩大,虽王振辉表示,从未对标任何快递,但京东寄件的价格,略低于顺丰,远远高于“四通1达”,它瞄准的对手仍是顺丰。在京东物流宣布进军个人业务的当天,顺丰的股价应声下跌2.41%。

或许在刘强东眼里,只有顺丰可以与京东物流争一争时效与服务,而略低于对手的价格,一定能快速帮京东物流打开市场,但他忘记了一点。

京东物流的配送速度得益于全国各地的仓储体系,提早将货品放置各个地区仓库,“前置仓”缩短了配送距离,造就了京东的配送效率,而顺丰的高效则依托于其强大的网络运输布局和快速运转能力。

截至2018年12月31日,顺丰具有44个快运中转场、1048个快运网点、快运自有车辆1.4万余台,整体快运场地面积超过132.3万平方米、业务覆盖全国31个省362个主要城市及地区。相比主战场在1二线的京东物流,顺丰覆盖率明显更高。

刘强东曾表示过,京东快递与快递公司的运转理念不一样,其余快递的模式是每一个点都在收货、送货,网络非常复杂,而京东的物流模式相当简单,是点对点的,就是从仓储送到消费者家里,两地的配送站没有任何关系。而如今,恐怕他最头痛的是,怎样让这些配送站构成更紧密的网络了。

觉醒过晚的京东物流,已难以在短期内改变用户习惯。寻求时效体验,用户第一时间会选择顺丰,京东物流的价格定位又把寻求性价比的客户排除在外。并且,电商件大部分在通达系手中,也是京东物流没法触及的部份。

再看这两年大热的社交电商,拼多多、有赞、云集等平台上的商家,在本身客单价的限制下,也明显不会把京东物流作为第一选择。

“跟顺丰差不多的价格,速度跟‘四通1达’差不多,怎样揽得到件。”一名京东快递小哥在社交媒体上无奈发声。

消失的“护城河”

2007年,在一片不看好声中,刘强东开始自建京东物流。虽然前期投入巨大,但是良好的服务体验,为京东自营商城快速建立起了口碑,成为京东电商业务的“护城河”。

没有一家公司能够管好100万快递员,马云曾这样质疑京东的物流直营模式,现在看来仿佛一语成谶。

一样是直营模式的顺丰最近也不太顺,不但电商业务不见起色,主营业务也在下滑。面对通达系的来势汹汹,本钱太高、订单来源受限成了京东温顺丰的通病。为了抢夺客户,默许的做法是开源节流,可这样一来服务质量又难以得到保证。

1名在京东工作了4年的普通配送员,在凤凰周刊登了1封给刘强东的回信。他简单地算了笔账,参照顺丰的揽件提成,假定京东揽件依照2元每单计算,每一个配送员一个月要揽1000件,平均下来每天需要揽件不少于30件,才能填平底薪,保持整体薪水不着落。

这意味着,快递员们在完成与之前一样的派单量之余,还必须承当额外的揽件工作。超负荷的工作量之下,必然会伴随服务质量之后逐渐渗透到家电行业着落。

至于刘强东提及的月薪高达8万的快递员,也随后被广州日报找到,这名34岁京东快递员黄少波,在2月春节期间,总揽件数13万件,平均一天要揽4333件,他的主要收入来源为1家电商商家的全部发件业务。这个特例,只怕难以被一般的快递员复制。

有业内人士分析,通过削减人力本钱,京东物流或许正在为单独上市做准备。白热化竞争的物流市场已十面埋伏,京东物流想要粗鲁地裁员减薪实现IPO,难度可想而知。

编辑 陈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