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当前位置:

文采皇帝亲改错别字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海淀信息港

导读

宋朝仁宗皇帝年间,四川成都府有一个秀才,名叫赵旭。这年恰逢东京开科考试,赵旭要去应试,便到堂中禀知父母。儿子上京赶考,父母自然高兴。赵旭拜别

宋朝仁宗皇帝年间,四川成都府有一个秀才,名叫赵旭。这年恰逢东京开科考试,赵旭要去应试,便到堂中禀知父母。儿子上京赶考,父母自然高兴。赵旭拜别了双亲,整理好书箱行李,带一个仆人往东京进发,一路上饥餐渴饮,晓行夜住。到东京后,找个客店安歇。待到试期,入场赴考,三场文卷考完,回到住处等待黄榜。赵旭心中暗想:“我今年考中是没问题了。”    这天仁宗皇帝早朝升殿。考试官阅卷已毕,齐到朝中。仁宗皇帝问:“今年榜首不知是何处人氏?”  试官将前三名文卷呈上。仁宗亲自阅览。看了卷,龙颜微笑,对试官说:“此卷作得极好!可惜中间有一个错字。”  试官拜问圣上:“不知何字写错?”  仁宗笑道:“乃是个‘唯’字。原来‘唯’字为‘口’旁,为何却写成‘厶’旁?”  试官再拜叩首奏曰:“此二字可以通用。”  仁宗问:“此人姓甚名谁?何处人氏?”  试官回答是四川成都府人氏,姓赵名旭,现住京城状元坊店内安歇。仁宗示意要接见他。    赵旭在店内听说皇帝召见不敢怠慢,随使者赶到朝中,引见御前,叩首拜见。  仁宗皇帝问道:“你是何处人氏?”  赵旭叩头奏道:“臣是四川成都府人氏。”  皇帝又问:“你作何题目?作文字数多少?”  赵旭叩首一一回奏。仁宗见此人对答如流,暗自称奇,只可惜一字写错,便说:“你知否卷内有一字写错?”  赵旭惊惶叩首问道:“不知何字写错?”  仁宗说:“乃是个‘唯’字,本应是个‘口’旁,你为何却写作‘厶’旁?”赵旭叩头回奏道:“此字可以通用。”  仁宗不悦,取来文房四宝,在纸上写了六个字,递给赵旭说:  “这里写着‘去吉、吴矣、吕台’这几个字,你说通用,就给我拆开来看看。”  赵旭看了半响,无言应对。仁宗便说:“你还是回去继续读书吧!”  赵旭羞愧出朝,回到店中闷闷不乐。待到出了金榜,着人看时,果然金榜无名。赵旭自觉无颜回乡面见父老,从此流落东京,决心等三年之后再考。时至深秋,仆人不肯守候,私自奔回家去。赵旭孤身一人,又无盘缠,每日上街给人作文写字挣钱糊口。    光阴迅速,不觉一年有余。  一天皇帝早朝完毕,仁宗问身边苗太监:“昨夜我梦见一金甲神人,坐驾太平车一辆,上载九轮红日,忽然下至内廷。此梦主何吉凶?”  苗太监奏曰:“此九日者,乃是个‘旭’字,可能是人名,也可能是州郡名。”  仁宗问:“若是人名,我要见此人,如何得见?”  苗太监奏道:“陛下要见此人不难,只须与臣扮作白衣秀士,私访街市,即可遇见。”  仁宗依奏,脱龙衣,解玉带,扮作白衣秀才,与苗太监一样打扮,出了朝门之外,往各处街巷慢慢行走。走了半晌见一座酒楼,仁宗皇帝与苗太监上楼饮酒。君臣二人各分尊卑而坐。时值盛夏,天气炎热。仁宗手执一把白梨玉柄扇,倚着栏杆看街。一不小心,仁宗的玉柄扇掉落楼下。着人下去寻找已无踪迹。  二人喝完酒,付过酒钱下楼去街上继续行走。走到状元坊有座茶馆。仁宗说喝杯茶去。二人入茶馆坐下,忽见白壁墙上有词二首,后写“锦里秀才赵旭作。”  仁宗惊问:“莫非这就是我们要寻找的人?”  苗太监叫来茶博士问道:“壁上之词是什么人写的?”  茶博士答道:“告官人,这个作词的,是一个落榜的秀才,流落在此。”  苗太监又问:“他是何处人氏?今在何处安歇?”  茶博士说:“他是四川成都府人氏,现在对过状元坊店内安歇,专给人作文度日,等候下科开选。”  仁宗想起前因,对苗太监说:“此人原是上科试官取中的榜首,文才很好,只因一字写错却又不肯承认,于是罢黜不用,不想流落在此。”又对茶博士说:“你去把他找来,我要看他的文章。”  茶博士出去走了一圈没有找到,回复说:“二位官人,找不见他,不知何处去了。”  仁宗说:“且再坐一会,再点茶来。”一边喝茶,又教茶博士再去找这个秀才。  茶博士又去店中各处以及其它酒店寻问,仍不见人,不免为他惋惜:“真是个穷秀才!遇着这二位官员本可得些资助,可惜他却没这福分!”  仁宗和苗太监二人付了茶钱正要起身,只见茶博士指着外面说:“那赵秀才来了!”  苗太监问:“在哪里?”  茶博士指着街上说:“穿破蓝衫的那个就是。”  苗太监教快请他来。  茶博士出去对那人说:“赵秀才,我茶馆中有两位官人教我找你,找了两次不见,快跟我来!”  赵旭慌忙走进茶馆,相见礼毕,坐于苗太监下手,三人喝茶。  苗太监问:“壁上文词可是秀才所作?”  赵旭答道:“学生不才,信口胡谄,见笑!”  仁宗问道:“秀才是成都人,却为何在此?”  赵旭答道:“因考试落第,羞归故里。”边说边在袖中掏摸。苗太监问:“秀才袖中有何物件?”  赵旭不答,却从袖中取出了玉柄白梨扇子,双手捧给苗太监看时,只见上面有新诗一首:    “屈曲交枝翠色苍,   困龙未际土中藏。   他时若得风云会,   必作擎天白玉梁。”    苗太监问:“此扇从何得来?”  赵旭说:“学生从樊楼下走过,不知楼上何人掉下此扇,落在学生破蓝衫袖上,拿回馆中顺便作诗一首书于扇上。”  苗太监说:“此扇乃是这位赵大官人的,因饮酒掉于楼下。”赵旭说:“既是大官人的,即当奉还。”  仁宗皇帝大喜!又问:“秀才上科为何不第?”  赵旭答道:“学生三场文字俱成,不想圣天子御览,看出一字差错,因此不第,流落在此。”  仁宗问:“何字写错?”  赵旭答:“是个‘唯’字。学生写作‘厶’旁,天子高明,说是‘口’旁。学生奏说可以通用。天子御书六字:去吉、吴矣、吕台,‘你说通用,给我拆来看。’学生无言以对,因此罢黜。此乃学生考究不精,自取其咎。”  仁宗问道:“秀才家居锦里,是四川了。可认得王制置么?”  赵旭答:“学生认得王制置,王制置不认得学生。”  仁宗说:“他是我外甥,我修书一封,着人送你回去投他,讨了名分,教你发迹,如何?”  赵旭倒身便拜:“若得二位官人提携,不敢忘恩。”  苗太监说:“秀才,你有缘遇着大官人抬举,何不作诗答谢?”  赵旭答应,当场作诗一首。  苗太监说:“秀才,你先回住处去,待明日清辰,我催促大官人将书信及路费一同送你起程。”  赵旭问:“大官人第宅何处?学生好来拜谢。”  苗太监说:“第宅离此甚远,秀才不劳访问。”  赵旭就在茶坊中拜谢了,三人一同出门,作别而去。    第二天,赵旭起身等待,果然昨日那白衣秀士领着一个叫虞候的官员,担着个衣箱包袱过来。赵旭出店迎接,相见礼毕,苗太监说:  “昨天赵大官人委托此人送你起程,给你一锭白银五十两以及文书,一同到成都府去,嘱你路上小心前往。”  赵旭再三称谢,问道:“官人高姓大名?”  苗太监说:“我姓苗,名秀,就在赵大官人门下做事。秀士见了王制置时,自然晓得。”  赵旭说:“学生此去,倘然得意,决不忘犬马之报。”  赵旭将此银凿碎,付了房钱,整理衣服行李,三日后起程。一路上饥餐渴饮,晓行夜住,数日后到了成都府地面。  接官亭上,一些官员人等聚在那里议论:“说是新制置到任,咱们接了三天,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也不知究竟何时能到?”  虞候拿着包袱挑着衣箱,领着赵旭来到接官亭歇下,问那些人:“众官在此等什么?为何不接新制置?”  众官闻言大惊,说道:“没见新制置到来。”  虞候打开包袱,拿出文书,指着赵旭说:“这位秀才便是新制置。”赵旭听说先自吃了一惊。虞候又开了衣箱,取出苗太监为赵旭准备下的衣冠帮他穿戴好,宣读了圣旨。赵旭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被授四川五十四州都制置了,连忙叩首谢恩。  接下来众官员相见,行礼已毕。赵旭吩咐人去找个好寺院暂歇,择日上任。  赵旭自己私下想道:“我状元到手,只为一错字被罢黜。谁知命不该绝,在茶馆遇到赵大官人,原来却是仁宗皇帝。此乃是:有意种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阴。赵旭问虞候:“前者白衣人送我起程的,是何官员?”虞候说:“他是苗太监。”赵旭自叹:“我有眼不识太山呀!”    赵旭上任之后,归家拜见父母。父母不胜欢喜,亲友也齐来庆贺,摆了好几日筵席。赵旭从此在四川做官,将父母迎在衙门中奉养。正所谓一子受皇恩,全家食天禄。     共 309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育症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呢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昆明市治疗癫痫病价格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