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我看范兰钦事件

2018-11-30 21:05:59

我看“范兰钦”事件

台海3月19日专稿 台湾专栏作家、媒体人公孙策就“范兰钦事件”在台海发表专文说,郭冠英是我的老朋友,但不管他是不是“范兰钦”,我对“范兰钦”的某些措辞,着实不敢恭维。管碧玲我完全不识,但对她在电视机前面落泪的演出,我也不敢恭维。简单说,双方的立场虽然水火不容,但是双方却都有着同一种心态,而这种心态对于团结台湾社会人心,却一点帮助也没有。

“台巴子”的称呼,是带有排他意味的,好比抗战时期四川人称呼所有逃难到大后方的外省人“下江人”。可是,当年四川人是在地多数族群,如今台湾的外省人是少数族群,少数反而排斥多数,其自诩为“高级外省人”的心态,实不难领会。而只要这种心态继续存在于(那怕只有很少比例)某些外省人的社群中,它就是台湾社会族群融合的负面因素。那就更甭说,“范兰钦”还在部落格上面“敲锣打鼓”的宣扬这些言论,唯恐别人看不到、听不见了。

管碧玲声泪俱下的说“我们的DNA有那么不一样吗?”那一刻,她演得还算入戏,可是接下去立刻翻脸,由声泪俱下变成了声色俱厉,于是所有的观众都明白了,原来她不是要诉求“咱们的DNA是一样的”,恰恰相反,她是在诉求“那些不同DNA的家伙骂咱们啦”。但是,看了摇头的不只是我,相信连民进党的同志也在暗骂。因为,原本对“范兰钦”措辞产生的反感,这下子由于看穿了管碧玲是在挑拨族群,很可能因此被“中和”掉了。易言之,她非但拉大了台湾社会的族群伤口,连民进党的“得分”,都给她消费掉了。

所谓的“双方同一心态”就是:排斥“非我族类”,而且“有我无人”。

其实我对双方都没有个人意见,令我“感冒”的是,处在这个全球化正如火如荼进行中的巨变时代,吸收、包容、联合都来不及了,那还有“排他”的空间?当全球一个战场时,所有中国人都不能再自外于世界,而且不但中国人要团结起来,要集中力量,才够资格到世界上去争胜。偏偏就有这些目光如豆的“狭心症候群”,费尽心思去做一些为渊驱鱼的事情。

[1][2]下一页

钣金加工
洁净室
组合式不锈钢水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