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当前位置:

紫木燃天 第二十五章 百里凰的报复

2020/01/17 来源:海淀信息港

导读

紫木燃天 第二十五章 百里凰的报复百里凰闭上了眼睛,却没有进入入定状态。耳鸣,心悸这些以前不曾出现过的症状全都找来了,以至于他的双眼要

紫木燃天 第二十五章 百里凰的报复

百里凰闭上了眼睛,却没有进入入定状态。耳鸣,心悸这些以前不曾出现过的症状全都找来了,以至于他的双眼要强行开启,它们只有在光明下才能安心。

强迫对强行,百里凰受损的心神对双眼发出了强迫的命令,这不是个好办法,但百里凰现在不求入定,只是要锻炼心神的控制力。

在知道主体并不是要进入入定状态后,心神的抵抗力渐渐减弱,百里凰微闭的双眼不再剧烈地跳动,平静自然了些。

无法入定,思维却很活跃,从入堡的那天开始,百里凰一幕一幕地在心里过着过往。此过程中,他努力保持心情平静,只是把经历走一遍。心神受损是巨大的损失,却又是对心神,乃至性情的锤炼,他竟然达到了喜怒不攻心的境界。

不知不觉中一天的时光就过去了,洞府内光线暗沉,一天之中的傍晚时分来到了。

百里凰睁开眼,向正在忙碌的阚犁和苗童走去。

“阚长老,我想出去走一走。”百里凰恭敬地向阚犁说道。

阚犁将手中的几株灵药放下,转头道:“去吧,洞府内空气虽然是流通的,但一个在外面生活惯了的人,很难一下子适应这里面的环境,在堡内你自由选择生活的地方,这里你可以随时过来。”

“谢谢阚长老。”百里凰鞠了一躬。

“苗师兄,我可以用一下你的短剑吗?”百里凰突然向苗童问道。

苗童一愣,下意识地向着洞府内的一面洞壁看去,那里挂着一柄短剑,长度只有普通长剑的三分之一。

“这个……”苗童看向阚犁。

“百里公子身体没有康复,肯定不会去冒险的。”阚犁一语双关地回道。

“是的,苗师兄,我要在土里取一样东西,需要一个较锋利的工具。”百里凰明白阚犁的意思。

“那……你拿去吧,只是要爱惜,这是外公传给我的。”苗童说着又看了一眼阚犁。

“我会的,谢苗师兄。”

看着百里凰怀揣短剑离去后,苗童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问道:“外公,百里公子这是要去做什么?”

“他神情坚定,心思深沉,怕是要做一件以前想过,但不能去做的事情。具体要做什么我一下子猜不到,不过,自今以后,西山堡内不会安静了,你以后经常出去看着点,以防万一。”

“是,外公。”

傍晚时分是七星阵内最安静的一段时间,弟子们都去吃晚饭了,夜晚的修炼还要等待一个多时辰。

百里凰出了洞府,顺着山涧淌下的溪流从后院来到前院的桃花碧,这个路线一般不会碰到人。

在桃花碧的紫山桃树下,百里凰向七星阵的方向看去,朦胧的光线下,那里一片安静。

百里凰闪身走出桃花碧,身影几个闪跃就进入了七星阵内。他直接来到阵中心,从怀中掏出短剑,拔出锋锐的剑身,直刺而下。

百里凰要做什么?

他很早以前就有一个疑问,这阵中心为何对自己的身体如此有吸引力?坐在这里修炼为何灵气格外浓郁?

很显然,这里就是七星阵的阵眼,阵眼所用的东西一般都是高级灵石。

“若是我直接把阵眼内的灵石取出来为我所用,那修炼效果是不是翻倍地快?”这是百里凰曾经有过的一个荒唐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这种事情只有想想而已,万不能当真的。

可是,这个看似荒唐的念头现在却被百里凰付诸实际了,当他坐在洞府内心里过着入堡后的一切过往时,这个念头就悄然而来,并且迅速坚定。

“百里家为我这个白丁交纳了巨额入堡费,而我在堡内却被所有的人歧视,我无权修炼,只有扫院子,干杂话的权利;服装没有我的,丹药没有我的,若这一切都归结于我是一名白丁,那我认了,事实上我也确实是认了。可是当他们明明知道我百里凰已经走上了修炼之路,不单不为我正名,还集体选择无视,竟然公开宣布我以后不能踏入七星阵。更狠毒的是,西门大阳以堡主的身份,竟对我这个弟子下毒手,若不是阚犁出手相救,我百里凰即使不死,此生也将成为废人。

既然你们不仁,那就别怪我百里凰不义了;既然你们要将我的命和修炼之路一起断绝,那我百里凰就先给你们断几口气吧,这里不让我来,我以后就不来了,呵呵。”

这就是百里凰今日来此的目的。

阵内的地面是用青石板铺就的,百里凰手中的短剑直接插于覆盖住阵中心位置的一块青石板的边沿处,他运力于右手,短剑深入地下两寸许,然后围着青石板划了一圈。

握着短剑轻轻发力,青石板有了一丝松动,为了保护短剑不被折断,百里凰引念气灌注到剑身上,然后再慢慢发力。

青石板终于翘起一个边角,百里凰伸手扣住这个边角,略微一发力,这块体积庞大的青石板就被迫离开了它亲近的泥土,被百里凰抛到了一边。

百里凰没有丝毫的停顿,挥动短剑,快速地松土。

不到一刻钟,百里凰手中的短剑就深入到地下一丈多深,当他突然感觉到一股浓郁的灵气扑身时,抛下短剑,伸手入土,掏摸了一会儿,一块并不规则的石头就被他抓了上来。

百里凰身体的感应告诉他,就是它,没错。然后他将挖出来的土重新推入坑内,用脚踩实,又把青石板放上,用提前备好的一截树枝清扫了现场,怀揣灵石,顺原路返回到后院,直接来到了山涧的水潭旁。

天色已暗,周围的景色都隐进了朦胧的夜色中,唯有山涧的落水声清晰可闻。

有半个多月没有到这里来了,百里凰的身体听到水流声发出了急迫入水的冲动。

百里凰顺从了身体的冲动,没有停顿,脱去袍子,拿着灵石步入水中。

水清凉,百里凰打了个冷颤。这里的气温四季变化不大,最低温度在四季里温差不会超过十度,但毕竟是年末了,水温还是让半个多月未进水的百里凰感到了一丝寒气。

身体适应了一会后,寒意消失,百里凰的目光落向被他带入水中的那块灵石上。

经溪水涤荡,灵石上的污泥落尽,夜色中,隐隐有一道波光在水中闪耀,具体的颜色和质地却无法分辨。

它被百里凰捧在手里,一种温润舒适,甚至还有一丝亲切的感觉,通过百里凰的双手,与他的心灵相接。

我们很熟悉吗?

百里凰微闭双眼,试着要用心神去感应它。

心神由最初的拒绝,到沉默,最终慢慢接受了这种试探。在此过程中,百里凰心中反复默念:今夜无事,翻天也是在明天,让我们快乐地复仇吧。

也许这种自我安慰渐渐起到了麻醉的效果,心神慢慢放下了戒备,消失了半个多月的精灵终于羞羞答答地冒出了头,试探着走向灵石,走向山涧。

半个多时辰后,整个溪水潭都被浓重的雾气笼罩,远处看向这里,一切都消失不见,连高高的崖壁也隐去了身影,唯有山涧的落水声还是那般清脆悦耳。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当天际露出第一丝曙光时,溪水潭上空掠过一道山风,雾气消散,一切又都清晰起来。

百里凰在水中睁开双眼,下意识地双手上移,将手中的灵石托到了水面。

咦?!这是什么?

他手中的灵石竟然变成了一块灰褐色的丑石,心神感应下竟然找不到一丝灵气。

原本就这样,还是被我吸收了灵气后变成这样的?

百里凰下意识挪出一只手,抓起了自己的后脑袋。难道我真的能吸收灵石中的灵气,就像武士直接吸收灵药一样?

没有人告诉百里凰原因和内情,他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直接将此刻毫无灵气的丑石抛在了溪水里。这块灵石对自己有无用处先不说,最起码他是报仇了,心里得到了一丝安慰,受损的心神似乎也得到了安慰,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再次入定,且不是两个时辰,而是整整一夜。

从水中站起,往岸上一个跳跃,百里凰的心顿时随着身体的悬空而狂跳起来,身子是那么轻,澎湃的劲力自丹田处狂涌而出,以至于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直接飞上了崖壁。

崖壁上一道身影被惊起,忽地一下爆闪至三丈开外。

刚刚落地的百里凰也被惊了一下,定睛细看,原来是那只野山猫被他突然而至的举动吓着了,它在这里陪了百里凰一夜,可万没想到,得到的竟然是不打招呼的惊扰。

百里凰向它微笑,“你好,山猫老兄,打扰你了。”

野山猫没有跑,也没有再退,只是好奇地看着只穿一件内裤的百里凰,眼里没有戒备的凶光,只有类似思索的那种柔和的光芒。

看一眼天色,百里凰不敢耽误时间,这个时辰,桃花碧周围没有人,他要趁此机会赶紧下山。

“再见,山猫兄。”

百里凰向野山猫摆摆手,飘然掠下了崖壁。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治病效果好吗
信州协和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包头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怀化妇科医院哪家好
汕头治疗牛皮癣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