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雀巢小说永生之门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海淀信息港

导读

走出城市中心银行,他的心中有一丝热烈的激动,中午的太阳照在脸上,有一些烤人.   五十万比克币装在黑色的皮箱中,拎在手中,显得有些沉。

走出城市中心银行,他的心中有一丝热烈的激动,中午的太阳照在脸上,有一些烤人.   五十万比克币装在黑色的皮箱中,拎在手中,显得有些沉。他取出了所有的积蓄。   通往比克世界的“永生之门”在城市的南端,距中心银行有10公里,搭直通公交只需三比克币,也就两三分钟。此刻,他口袋中有三十二块五比克币,坐出租都够了,可他不想。他想走过去,路上再看看生活了几十年的世界。穿过“永生之门”就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沿着中央大街径直朝南走去,强烈的阳光照的他有些眩晕。   老了。他想。真是岁月不饶人。   三十年了。我都已是个老头了,她该会是怎样呢。走在路上他的思维自然而然地动了起来。听说比克世界的人可以永生,或许,她还是以前的模样。   次去“永生之门”他是去送别她的。当时“永生之门”和比克世界都刚建成。宣传铺天盖地,他还记得其中一段对比克世界美好生活的描述:   她太美了!无疑比克是人类历史上伟大的发明。那里是人类的天堂,美丽富饶,人人锦衣玉食,没有贫穷与饥饿,且可以得到永生……  移民当局开出的价钱是10万比克币/人。因此初移民过去的都是有钱的人,那样的生活对他们诱惑太大了。而对于一般的市民,那只是梦想,10万比克币,一辈子也很难混到。   她与他那时是恋人。她家是市内少有的富户,他只是普通市民的儿子。她的父母很开明,并不反对他们的交往。   就在他们准备结婚的前一个月,比克修建好了,广告便铺天而来,事情就此发生了转折,他们的缘分也就此打住。   她的父母准备他们一家成为批移民,而且已向当局提出申请,问题是,她们家所有积蓄只有三十五万六千七百三十二块比克币,不够四人。   她想留下来,可看着年迈的父母,她又不忍了。于是就和他约定,剩下的钱留给他,他再努力挣钱,等到攒够了,他再移民过去。她在比克等着他。于是,婚礼变成了送别。   那天在“永生之门”,他们流着泪拥在一起,好久好久。   想到此,他的心头不禁又泛起了些酸楚。   中南街口左转向东,他继续走着。他的衣服已经汗透,口有些干。他走到路边的售物机旁,投入1比克币,键入“3”,买了一瓶微盐水,一口气喝下,将瓶子扔到垃圾箱中,又继续走去。   拎箱子的右胳膊有些酸了,他换了换手。   也许,今天就可以见到她的笑脸了。   他想。脸上泛起了期待的笑意。   她走后,他便开始了疯狂的工作。钱,他需要钱,他需要四万三千二百六十八块比克币,让“永生之门”为他而开,他想她,他想和她在一起。   除了在一家飞行器维修公司工作外,他还兼职在空运码头,装卸东西,,又找了份洗盘子的夜班。   没日没夜的干活,让他疲惫不堪,有时走在路上就会睡着,又加上省吃俭用,弄得自己瘦骨嶙峋的。   三年之后,他终于攒够了钱,欣喜若狂的他辞了工作,取出了钱,打的就朝“永生之门”跑去。   到了才知道移民的价钱涨了一倍,他一下就傻了,愣在那里,好久好久。   他已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永生之门”的,可能本身就不知道怎么离开的。   他几乎陷入了绝忘,工资的维修工辞了,意味着他永远丢掉了固定的工作。   由于富人陆续地都去了比克,工作岗位变得少了,想找份工作很困难,只有空运码头搬运活还要人,且工资也少的可怜。   他每天干着超负荷的工作,却吃着廉价的东西,两三年间,身子便佝偻了。   想到那时生活的艰辛,他不禁苦笑了起来。可为了她,这还叫苦吗?   他提着钱到“永生之门”时,距上次已是十年。十年的劳累,让他十分的苍老,三十四岁的人,却如同五十岁一般。   有时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他那破烂的家后,躺在硬板床上,他也想,这样做值吗?有这么多的钱完全可以生活的很好,这样做现实吗?好几次,他都想放弃,甚至于认为她早已在另一个世界里找到取代他的人了,更甚至于,怀疑比克的存在。可一旦想到她的笑脸,一切都又回到了现实。   那天“永生之门”在例行检修,三天后才能重新启动,他只好拎着钱回去。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就发生了突变,自比克诞生来的次金融风暴暴发了,一天内比克币贬值了3倍,相应的移民费用也涨了3倍。在“永生之门”,他只能找个角落,慢慢坐下,抱着头,婴婴地哭泣。那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可怜的人。   中南大街已到头,右转,往南,到头,就是“永生之门”了。他心中的激动又多了几分,仿佛她正笑着在那里等候着他。   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真的记不清她的面容了,只剩下一个很模糊的意象-----她笑起来很甜美。   金融风暴持续了五年,整世界的经济都崩溃了,市场萧条的比二十世纪初的那场金融风暴造成的还严重。   工作是很难找到了,大多数的工厂和商店都关了门,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还强撑着,但也进行了裁员。他只能吃“老本”了。   危机过去之后,经济开始了复苏。在五年中他那二十万比克币也被花去了一大半,虽然,他尽一切的可能节省。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来恢复经济,可也难免大萧条。   五年中,没有了工作,他到处游荡,走在清泠的大街上,他的眼泪就会流下来,那是一种绝望,见到她还有希望吗?   所有的悲伤和绝望,他都挺了过来。大萧条之后,他找到了工作,仍旧拼命挣钱。   “永生之门”的价钱终定在了50万比克币。   他已走到了“永生之门”。进了大厅,做了一些手续,填了几份表格,交了钱,工作人员点了钱,给了他一份通行证明,便有一个工作人员领着他朝“永生之门”走去。   他心中有说不出的激动,脚步居然都颤抖了起来。   “比克是什么样子?我能找到我的亲人吗?”他问,心中在担心着到了比克怎么找到她。   “当然,而且非常简单。比克是一个能让人思维场存在的程序。找人很容易的。”   只是一个程序?他心头一震,比克中只剩下意识……   他闭上眼,有一丝痛苦袭上心头,两行泪顺着他满是沧桑的脸流下。   只是,只是,我还能吻一吻她那温柔的脸吗? 共 227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男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常见癫痫疾病有哪些分型 主要给大家介绍三种分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