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当前位置:

【酒家-小说】江南园林除寇阵

2019/09/14 来源:海淀信息港

导读

(一)死林当青木第三次看见自己曾经用军刀做过记号的那棵歪脖树的时候,他终于搞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和他的队伍真的迷路了。眼前虽然是绿

(一)死林

当青木第三次看见自己曾经用军刀做过记号的那棵歪脖树的时候,他终于搞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和他的队伍真的迷路了。眼前虽然是绿荫一片,但是,他却依然感到一种荒凉。那满地杂乱的蓬蒿,那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那蟠曲纠缠的藤蔓,虽然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但是,这依然是荒凉的,因为,没有人。
青木从小熟读中华典籍,学过这样的一首词:“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从此,他就爱上了中国,爱上了江南。所以,当天皇招募去中国的勇士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就报名参军了。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亲眼看看这片神奇的土地,然后,用自己的双脚站立在上面,为天皇,征服这片沃土,因为,在他看来,这盖世无双的美景,理应归天皇所有。
然而,当他真的来到这里之后,却发现,他眼前所看见的,和书上写的,完全是两回事。他是被作为清扫小队长官的身份,带着一小队约二十余人来到那座已经荒废的城市的。他知道,这座城市,在不久前,还是熙熙攘攘的,可是,经过皇军那如蝗虫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先头部队攻击之后,就只剩下了残垣断壁、尸横遍野了。
他没有看见“红胜火”江花,但是,却看见了“红胜火”的江水,因为,它们被鲜血染红了。他有些遗憾,但是,并不是为那些鲜活的生命过早地凋零而感到悲哀,而仅仅是因为,他未能亲自参与那场战事。
所谓的清扫任务,是很容易完成的,他们并不需要将那满地的尸体都处理干净,他们所谓的“清扫”,指的是,如果看见有半死不活的,就把他们解决掉。一开始的时候,青木他们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在那空城之中尽情地奔跑,可是,后来不知怎么的,他们竟然发现了有活人的迹象。那些人,犹如鬼魅一般,埋伏在死人堆里,向他们发起了偷袭,有好几个士兵都中弹身亡。
青木气坏了,来到中国之后,他还没有遇见过对手,这些人,竟然敢挑衅他大日本武士的威武,于是,他便带领自己的手下,一路追击,一直追到了这片荒山野岭中。
江南没有崇山峻岭,可是,江南却有丘陵,这山并不高大,也不陡峭,满是树木,看上去一点也不危险,可是,当青木进山之后,才发现,自己小看了这座山了。低矮的山林,茂密的树丛,让他们无法准确地辨认方向。很快,那些中国人就消失在了密林深处,不见了踪影,等青木想到要退回去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来时的小道不知何时竟然诡异地隐没在蒿草之中,只剩下一条前进之路,他们如同过河的卒子一般,已经只能进,不能退了。
青木看向了向导二狗子,他是个中国人,就是江南本地人,是那座城市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幸存者之一。青木知道,这些人,在中国被称为汉奸狗腿子,他觉得,这个称号很适合二狗子,因为,他天生就长得奴颜婢膝的,看他那张谄媚的脸,就让人生厌,谁让他的名字就叫“狗”呢。不过,青木知道,他目前为止还是有利用价值的,所以,等到清理工作结束后,再解决他吧。
“你,带路,带我们出去。”青木其实是个很健谈的人,但是,他认为,对待一条“狗”,只需要简单的命令就可以。
二狗子一看见青木问他,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脸,几十分钟前,当他们刚刚发现似乎是迷路了的时候,青木就揍过他,他的脸到现在还疼呢。
“没用的东西。”看见他这熊样,青木连生气都懒得生了,他眼珠子一转,低下头,拍了一下忠诚的军犬太郎的脑袋,微笑着说:“太郎君,拜托了。”
那狗仿佛是通人性一般,轻轻叫了一声,便开始东嗅西嗅的,可是,嗅了半天,依然一无所获。
怎么回事,连嗅觉灵敏的太郎都对这片山林无可奈何吗?青木抬头四顾,突然感到浑身战栗,因为,他发现,这整片山林之中,似乎只有他们几个生灵,竟然,听不到任何的鸟叫和虫鸣。“鸟鸣山更幽”,熟谙中华文明的他听过这么一句诗,可是,现在才知道,没有鸟鸣的山林,更像是进入了幽冥鬼府一般啊。
“太可恶了。”他身边的铃木发狂了,铃木是他的好朋友,在日本的时候,他号称日本武士,是个性格狂暴之人。果然,他耐不住性子了,拔出了腰间的佩刀,大喝一声,向那棵歪脖树砍去。
只有一刀,那树便被拦腰斩断,铃木吐出一口气,将佩刀插回了腰间。他总算是发泄了一回了,作为一个大日本武士,他的刀,应该是用来砍人的脑袋的,而不是砍树切瓜,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自己被迫加入这清扫者的行列呢?
那歪脖树轰然倒地,落在地上,溅起一片尘土。二狗子害怕极了,向后连退了好几步,撞在了一个日本兵的身上,那日本兵大叫一声,一把就将二狗子推到地上,举脚就要踩。另一个名叫山下的士兵拦住了他,他是这群人中一个还将二狗子看成是人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二狗子突然叫道:“你们快看啊,那里是什么?”
这一喊,使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二狗子手指的方向看去,于是,所有人全都看得呆若木鸡。
青木没有想到,那歪脖树被砍断之后,竟然会使得密林露出一个小小的缺口,让他们隐隐约约能够看见在不远处竟然有一些亭台楼阁。在这样一个荒山野岭,竟然会有这么精致的房子,难道,众人进入了仙境?又或者是,鬼域?
没有办法,就算眼前是阎罗殿,也得去闯一下了,至少,抓个人问问路也好。青木抬头看看日头,日已西斜,夕阳映照在那些屋宇的琉璃瓦上,荡漾出七彩绚丽的光华,竟然是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等天黑了就更加不好找路了。”二狗子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凑到青木身边,小心翼翼地说。
“走。”青木一挥手,众人便向着那如同海市蜃楼般突然出现的屋宇进发。

(二)诡园

沿着一条曲曲弯弯的小路蹒跚前进,他们竟然很顺利地就来到了那一片屋宇的面前,青木非常奇怪,为什么刚才在这条路上走了半天,都没有看见这园子,现在,这园子却又自己冒出来了呢?诡异,一想起这个词,他不禁有些心虚。
眼前,是一个被白墙围起来的小院落,越过矮墙,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些亭台楼阁的屋顶,都是绿幽幽的琉璃铺就,显得阴森,鬼气。那条小路,正好通到了院落的门前,那黑漆的大门半掩着,园子里的世界和园子外的世界一样,也被一团死寂所笼罩。
这时候,就听见一声惨叫打破了寂静。青木没有好气地回过头去,盯着二狗子,道:“你叫什么?”
二狗子指着头顶的一块匾额道:“诡园!”
青木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向上一看,果然,见是一块红木的匾额,上面雕着两个大字,“贵园”。青木冷冷一笑,这园子的主人还真是不会起名字,江南的园林,名字都起得十分典雅,比如什么拙政园、留园、网师园、个园、狮子林……可是,这座园林,居然以“贵”命名,莫非这园子的主人想出人头地想疯了吗?不会啊,如果是那种人,又怎会隐居在这山林呢?
二狗子突然显得很害怕的样子,对着青木作揖道:“太君,这园子,咱可不能进去啊,有,有鬼!”
青木没有说话,铃木却在旁边冷笑道:“鬼?鬼要是敢出来,我就用刀,把它劈成两半。”说着,徒手做了一个劈砍的动作。
“太君,你听我说啊。”二狗子显得焦急万分的样子,道:“这个园子本来是一户张姓土财主家的。在起这座园子的时候,不知从什么地方来了一个风水先生,说这里是什么五煞之地,不能造园子。可是,这张老财不信邪,非要造园子,结果,全家人几乎全都莫名其妙地死光了,家奴院工也逃的逃,跑的跑,这园子啊,就这样荒废了,这事情太诡异了,所以,人们从此称它为诡园。如今,这园子就剩下……”
就在二狗子说得兴起的时候,那贵园的大门发出了吱呀一声,二狗子正口沫横飞呢,冷不防来这么一下,吓得他哎哟一声就坐倒在地上。
青木定睛看去,见那黑漆大门露出了一条缝,探出了一张皱巴巴的老脸,在夕阳的余晖下,闪着鬼气。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是谁啊?”
“就是他!”二狗子却似乎越来越惊恐,“如今这园子里只剩下了一个看门的老头,就是这个张老头。”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喔,是二狗子啊,好久没见了,这些都是什么人啊?”那老人似乎一点都不知道这些日子在那座城市里发生的屠城血案,还显得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太君,我们走吧,据说,进了这个园子的人,没有一个能够活着走出去的。”
“二狗子,你瞎说什么啊?”张老头缓步走出了园子。青木看到,这是一个瘦小的老头,佝偻着腰,满脸褶子,一头白发,但是看腿脚,似乎还挺轻便的。“你看,我这不是走出园子了吗?什么叫这园子没有人能活着走出去啊,二狗子,你别乱说。”
“你就是例外,你被鬼附体了。”二狗子还在往后缩。
铃木走到青木身边,耳语道:“晚上要是留在林子里,我们人生地不熟的,那些人要是来偷袭,我们很难应付。倒不如住进这园子,这里好歹还有院墙阻挡。明天还能逼着这老头给我们带路,送我们出山。”
青木点点头,铃木说得不错,和他心中想的一样。
于是,青木便和颜悦色地说:“老人家,我们是大日本皇军,路过贵宝地,迷路了,能不能让我们借宿一宿啊,明天天一亮,我们就走,不敢叨扰太久。”他说得极为客气,为的是先稳住这老人,反正,明天出了山,就要送他上路的。
老人点点头道:“喔,好,好,好。皇军好啊,皇军胆子大,敢住我们贵园。那就请吧。”说着,恭恭敬敬地侧身站在一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铃木抬腿就想走,青木却一把拉住了他。青木有些犯难了,这老头难道真的是隐居山中,耳目昏聩,所以,居然对皇军在外面做的事情一无所知吗?他稍一犹豫,旋即又自我安慰,听二狗子说了,这里头,就他一个人,小泥鳅能掀起什么 浪吗?一有异动,就凭我和铃木的武功,立刻就能将他劈于刀下。
想罢,便对老人家说:“老人家,您是主人,还是您先请进。”
老人哈哈一笑,道:“好,好,那我就头前带路吧。诸位,请随我来。”说着,便走进了园子。青木见他进去之后,并没有出现什么异样,便对手下兵士一使眼色,一众士兵鱼贯而入。铃木拎起二狗子的脖领子,将他拖了进去,就如同拖一条死狗一般。青木是一个进去的,他仔细地观察了一番园外的情况,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进去,亲手插上了门。
进得园中,众人便是眼前一亮,这园子虽然只有老头一人在,疏于打理,但是,也并不显得过于凌乱,看起来,还是相当干净。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小的园子,小得几乎可以一眼看尽。青木觉得很奇怪,江南园林一般都讲究移步换景,利用回廊、草木之类做阻断,形成错落有致、别有洞天的感觉,可是,这个园林,却显得过于简单了。
没错,它也有回廊,一进去的地方,就有一条九曲回廊,但是看上去确是十分简单,丝毫没有起到阻隔视线的效果,这空旷的回廊,反而给人一种一览无遗的感觉。回廊的左边是一个小小的荷塘,里面荷叶田田,荷花亭亭。右边是一个太湖石做成的假山。
青木摇摇头,多好的一堆太湖石啊,糟蹋掉了,江南园林,山石、回廊、池塘,应该形成一个整体,而不应该是这样孤零零地随便设置,这园子的主人,当初是如何设计的啊。
不一会,就来到了回廊的尽头,那里有几间屋宇,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后面是一片竹林,在竹林深处,白色的院墙若隐若现,看来,这个园子就只有这么一点大了。虽然有点失望,但是,这几天看惯了尸首,闻多了血腥,眼见这整齐的园子,清香的荷花,倒也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张老头指着那几间屋宇说:“皇军大人们,你们就在那几间屋子里歇息吧,那是主人的屋子。”
“那你呢?老人家。”青木依然笑呵呵地问着。
“小老儿是奴才,自然不能僭越,虽然,主人已经不在了。”说到此处,这张老头的眼里,居然有泪光闪动。他指了指旁边的一间土屋道:“小老儿就住在那里。”那是一间残破不堪的土坯房,和整座园子的格调格格不入。
青木眼珠一转,道:“老人家,既然主人不在,我们也不好叨扰,反正就是一夜工夫,就和您在土屋挤一晚上,您看如何啊?”
“这么多人?”张老头为难道。
“那就我和铃木君进屋,其他人,统统留在门外。”
“那好吧,委屈各位皇军了。”说着,老头便举步走进了土屋。
青木和铃木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小心翼翼地跟着进了这间土屋。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他们这些年能够活下来的原因。

(三)荷塘

进了土屋之后,天色便正式暗了下来,尤其是在低矮的土屋里,更加昏暗。张老头点了一盏油灯,道:“太君,吃些什么啊?”
“老人家,不必麻烦了,我们自己有吃的。”青木平常是烧杀抢掠惯了的,但是,他此时却不敢吃这老头的东西,生怕食物里头有古怪。

共 1 66 字 7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在上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我中华睿智的祖先,传下来一个个辉煌经典的人文奇幻,由此演绎了无数经典的故事。人类,时时刻刻,在期盼和平安宁,在渴望和睦相处,而丧心病狂的军国主义,唯恐天下不乱,总是挑起战争,荼毒着善良的人们,玷污着大好河山。曾经的倭寇,对华夏肥沃的土地,一直虎视眈眈,从甲午风云,到抗日战争,一笔笔血债,铭刻在后世子孙心坎上。读罢这篇独具特色的小说,为作者丰厚的知识积淀和文学功底所折服,突出的亮点是:一是立意。貌似抗战题材,却涵盖了玄幻、历史、武侠、言情于一体,在应用和纵横古今的真实典故和传说中,给人一种横跨四方之感,天下五行,东西南北,奇门遁甲,在紧扣主题中,无不信手拈来。二是情节。在层层深入中入情入理却又悬念叠出,在跌宕起伏中,借用园林中的曲廊假山,荷塘竹林,穿 故事中,玄妙无穷。强盗的下场,在这优美而又暗藏杀机的园林中灰飞烟灭。三是人物。人物众多而又突出重点,正方两方面的人物从心里刻画到外表形象,始终跟着故事的脉络走,毫不离题。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包括对那只军犬“太郎”和猴子的描述,也给予了人性化的角色,把人们渴望和平的愿望,深深埋藏在心理描述中。四是典故。看似不同于一般江南园林设计的“贵园”,却把层层机关暗藏其中,鲁班和墨子斗法的真实典故,巧妙的应用其中,终剥开了这玄幻的奥妙。五是语言。洋洋三万多字的中篇,字词标点毫无瑕疵,对江南园林的描述加之贴近故事的诗词引用,不仅仅在刀光剑影中绣出一份清幽,也加深了文章的可读性。六是时势。在当前日本军国主义磨刀霍霍,死灰复燃,就钓鱼岛之事沉渣泛起,民族群情激昂的特殊时刻,推出这样一部中篇,昭示倭寇的终下场,张扬中华民族博大精深无所不能的智慧,给人予一种酣畅淋漓之感。文章精华和亮点其实不仅如此,编者水平所致,请读者细细欣赏。推荐阅读!【编辑:山泉】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208 0000 】小孩眼屎多是什么原因
胸痹心痛病能痊愈吗
孩子老流鼻血
小儿中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