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逆乱战神 第三百七十二章 赤炎疯了

2020/01/16 来源:海淀信息港

导读

逆乱战神 第三百七十二章 赤炎疯了这个地方被彻底战乱,一大片神辉迸发,帝天倒飞万里,大口咳血.此刻的赫连文轩根本无法战胜,勇猛狂野

逆乱战神 第三百七十二章 赤炎疯了

这个地方被彻底战乱,一大片神辉迸发,帝天倒飞万里,大口咳血.

此刻的赫连文轩根本无法战胜,勇猛狂野都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状态。

被重创的帝天彻底激起如歌求生**,他不想死,他只想活着。

但他现在发现,这个愿望恐怕难以实现,今日一战恐怕将彻底埋骨此地也不一定。

他已经没有了法子,唯一的法子就是击杀赫连文轩,斩杀已经倒地的帝天。

这岂非没有选择的选择?

轰隆!

天地传来血脉的跳动,赫连文轩在迈步,每一步都像是引起了天地共鸣,交织出缕缕阵纹。

死神真的来了么?

“最后一击!”如歌大吼,拔剑,挥剑,一气呵成。

苍天被割开了一道口子,他人再度冲天而起,十万战剑跟随,齐齐杀向五尊赫连文轩。

整个画面十分恐怖,像是神灵灭世,刀光剑影,毁天灭地。

可悲的是,在五尊赫连文轩面前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赫连文轩大吼一声,盖世一拳轰碎阻路战剑,天戈横空出击,击穿如歌消瘦身体。

“我压制的太久,今日就以你们的血启封我无敌的心。”

五人齐动,携带着毁灭诸天般的气息奔向如歌,五双拳头挥动,没有什么可阻挡,将如歌轰成一堆血泥。

“啊……!”

如歌元神飞出,咆哮天地。

赫连文轩一脸冷漠,大手掌尽天下,以神力彻底消磨其魂力,将其彻底抹杀于掌指间。

帝天畏惧了,这回真的畏惧了,这等状态的赫连文轩该如何去战?

他竟然生出一种想要逃离冲动,无敌人间万界数十年,第一次生出这样的想法,赫连文轩的可怕可想而知。

风冷如刀,比这更可怕的是赫连文轩脚步声,这在帝天看来就像是催命的丧钟。

他的心也开始安静了下来,据说在死亡来临时,人们都会心生一些感慨。

他是不是也在思虑万千,感慨不断?

面对着正在缓慢走过来的赫连文轩,他忽然笑了起来,“我竟然输了,我竟然也会输。”

赫连文轩一声不吭,步子极为稳健,丝毫没有要杀人时的热血沸腾的感觉。

帝天忽然收起了笑容,“你需要注意一个人。”

赫连文轩道:“谁?”

“帝子!”

“帝子?”这个名字他没有听过,但他却没有怀疑帝天所言,没有理由的信任。

……………

夕阳西下。

赫连文轩站在那片血色余辉下,眸子也一并目视着正在缓缓消失的余辉。

他在思虑,帝天所言是否可信?帝子又是谁?

帝天却笑了起来,笑道:“你难道不相信我?”

赫连文轩没有吭声,天地间死一般的寂,只有令人彻骨的冷意依然执着的刺激着他的人。

大战已结束,玄灵走了过来,冷笑道:“相信你?你觉得我们会相信你?”

帝天叹了一口气,摇了摇,满脸无奈之色。

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帝天是否有无阴谋?

赫连文轩却已打算结束这一切,他等的太久了,对付帝天这种人,觉不能心慈手软。

夕阳远逝,可天际却更加妖艳,妖艳的就像地上流淌的一潭血水,极为醒目。

生命也在流逝,帝天的元神在赫连文轩掌指间化为飞灰,彻底的结束了这场游戏。

他忽然长长叹了一口气,他的人也已盘坐的下来,这样的对决太累,太累。

是不是他已看透了一切?已厌倦了人世间的种种纷争?

万里之外的人们依然在畏惧,他是一个人,却让那些人闻风丧胆,惧怕不已。

玄灵走了过来,他也站了起来,拉着玄灵的手在夕阳的余辉下走出人们视线。

前方雾霾依然笼罩大地,这个未知之地像是永远没有尽头,永远也走不完的路。

山川横立,流水奔腾,这气势犹如万千天马行空,声势浩大而宏伟。

这是一条天幕般的瀑布,像是自星河尽头垂帘而下,天河般穿梭在云层。

赫连文轩闭目,玄灵神情一震,“是他,我感应到赤炎的气息了。”

赫连文轩点了点头,缓缓腾空而起,才刚齐平瀑布,一股浩瀚而凶猛的气势横扫而来。

与此同时,一具残缺的尸体向着两人冲来,赫连文轩一指禁锢虚空,尸体仿佛稻草人般坠下了瀑布河流中。

玄灵叹道:“他在杀人!”

赫连文轩点头,没有吭声。

瀑布上方杀意滔天,赤炎黑发冲天,肆无忌惮进行着无边杀戮,像是要血洗苍天。

人群各个虎狼般冲天而起,进行这灭“魔”行动,此刻的赤炎已近疯魔,没有人性可言。

苍天在嘶吼,大地动荡,尸骨已堆积成山,一座由尸体组成的“大山”,炽热的血水几乎要将整个河道染红。

玄灵又忍不住想要吐,当他抬起头时,却发现一双远比野兽凶狠的眸子锁定了她。

她没有见到过这样一双眸子,它包含了太多情绪,无法释怀的愤怒,无根治的痛苦,无法消弭的杀意。

她不敢相信,这双眸子竟然会是赤炎的,赤炎竟会以这眼神盯着她。

赤炎已站在由尸骨组成的小山上,一个人,一把剑,剑在滴血,他的心也在滴血。

他的人已“疯”,一头黑色长发乱糟糟的飞舞,那张本该英俊的脸,现在却长满了胡须,已颓废不堪。

他究竟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是一种怎样的痛苦才能将一个人逼成这模样?

玄灵几乎落泪,那个亦正亦邪却时常将自己阳光的一面留给朋友的赤炎哪里去了?

她刚想开口,赤炎却忍不住厉啸,野兽般撕扯自己头发,像是又忍不住要杀人。

所有围攻赤炎的人都在退,都在畏惧,因为赤炎已变的更加可怕,面目狰狞,杀神般冷冷盯着每一个人。

玄灵忍不住开口了,“赤炎你……”

她还没有说完,赤炎猛然狂吼:“你走!我永远不想见到你!”

闻言,赫连文轩大怒:“你疯了么?”

赤炎狂笑:“你们都正常,那么我不疯谁疯?”

他却不知道,这句话似尖刀般扎进了自己心脏,他的心在痛,心如刀割,连呼吸都变的十分急促,十分疼痛。

赫连文轩一阵沉默,良久才道:“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我们始终是兄弟!”

“兄弟?”赤炎笑的更加疯狂,黑发凌天,杀意也越发浓郁。

人们分分退避,赤炎走下尸山,冷冷道:“我从来没有兄弟,也不需要兄弟!”

他神情更加冷酷,声音也变得沙哑无比,“不要再跟着我,我会杀了你们的。”

赫连文轩愕然,玄灵懵了,赤炎却已独自离去。

曾经的兄弟,现在的敌人,他已无所谓。

玄灵还想跟着,赫连文轩却拦住了她,“不要怀疑他说的每一句话。”

“为什么?”

“因为他已不是赤炎。”

玄灵叹息,“可他明明就是赤炎。”

赫连文轩皱眉,“这场游戏已变的更加扑朔迷离,我也看不透了。”

他凝视着赤炎消失的方向,接着道:“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这一路上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令人匪夷所思,有人要杀玄琴,赤炎却肆无忌惮的灭杀他人。

近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

今晚有月,一轮血月,妖艳而诡异。

风逸雪就这么站在血月下,一动不动,宛若风化了千百年的大石,只有一头漆黑的头发在风中凌乱不堪。

他的眸子在变化,深邃的眸子同样像是历经千百年的沧桑,却又带有一种极为犀利的光。

他很少以这种面貌示人,除非他遇到了有些棘手事情,他才会这般模样。

他是不是也遇到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并没有遇到,只不过在千里之外的一根石柱上站着一个人,一个让他全身肌肉紧绷的人。

这个人站在千里之外,一袭白衣如雪,白的透彻,白的明亮,即便血月下,她也依然圣洁如仙子。

知道她的人不多,听过她名字的人也很少,她的名字也很普通――龙影。

这并不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至少跟她容貌一点不符,但她却并不排斥,因为她从来没有忘记她六岁时的那年那天那个晚上。

那是一个初冬的晚上,雪下了一地,她一个人站在雪地里,一个人慢慢等着死。

让一个人六岁的孩子等死,应该没有什么比这更加残酷。

她感觉到无尽的孤苦和绝望,她甚至看到死神已在微笑着向她张开怀抱。

所幸的是,雪地里走来了一个人,一个伟岸高大,天神般的男人。

这个男人微笑着将她抱了起来,还给了她名字,并且希望她可以永远守护在他身边。

虽然她并不认为他儿子就是腾空而起的真龙,但她从未有过抵触,听了那个男人的话,把自己当成了影子。

龙影站在石柱上,站在晚风里,站在无比萧瑟的天地间,静静的凝视着远方的人。

她的脸上写满了恬静,晚风秋瑟而苍凉,却又死一般的寂,仿佛她此刻心声。

风逸雪怔住了,一张苍白的脸更显苍白无力,似那正在等待救赎的沉沦者。

[本书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上海市肺科医院怎么样
都江堰市中医院怎么样
广西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临沂治疗盆腔炎方法
雅安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