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中国版刺杀希特勒揭秘文革老红军之子行刺江

2018-10-31 14:24:35

中国版刺杀希特勒:揭秘文革老红军之子行刺江青事件

核心提示:已经过去三十多年,可回忆起那个惊天大案,上虹依然不时流露出激动。说到动情处,哽咽了,泪花闪闪。他说,干这事必死无疑,失败了要死,成功了也要死。而且是秘密处决,绝不会让人知道他的姓名和举动。他缓缓地,有些颤颤巍巍地说: 我不怕死,江青那婆娘双手沾满了老干部的鲜血,干掉她是为民除害。跟她同归于尽我认了。

编者按:江上虹,已故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江一真之子。

江上虹 作者供图

本文系作家老鬼授权刊登 原题为:上虹走了 本文略有删节

作者简介:老鬼,本名马波,中国作家,着有《血色黄昏》(1987年出版)、《血与铁》(1998年出版)、《母亲杨沫》、《烈火中的青春 69位兵团烈士寻访纪实》等。

江一真简介:(1915~1994),福建省连城县庙前乡塘背村人。历任福建省农林厅厅长、省政协主席、省长卫生部部长兼党组书记中共河北省委第二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大胆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积极推进农村改革,得到党中央的充分肯定。1982年6月退居二线,9月被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994年3月在北京逝世。

早在1977年我还在大同矿山机械厂当工人的时候,就听说过老红军江一真的儿子江上虹密谋行刺江青的案子。这是当时在大同师范教书的章鸿志给我讲的。他老爹是中南海保健医生,北京医院中医科主任章次公先生,非常有名,给很多中央首长看过病。鸿志的哥哥章鸿远因为在讲课时公开批评了江青,被逮捕入狱,与江上虹关在一起。这样江上虹的事就流传出来了。据说他私藏枪支,多次到钓鱼台踩点,侦察江青的出行规律,企图用40火箭筒打江青的红旗车。

听后印象深刻,非常仰慕,一直想结交这位当代荆轲,却苦于不认识。多年来,始终没忘记这个江上虹。民主墙的时候,也曾托人寻找过他,却未果。30年后,也就是2007年11月在与从美国回来的朋友程xx聊天时,无意中得知他与江上虹很熟,又惊又喜,马上请他联系与江上虹见面。于是终于认识了这位素不相识的,盘桓脑海多年的传奇人物。

xx说,上虹干那事一点不奇怪。他这个人的特点是胆子大,不在乎死,对死亡的感受比较麻木。比如爬山时,打赌从一块很高的岩石往下跳,一般人都害怕摔断胳膊腿。上虹连想也不想就跳,根本不计后果。生病后,他也不注意保养,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抽就抽,全不把医生的叮嘱当回事。

我知道上虹要干的事不可能被官方宣传,永远上不了报纸、广播、电视,北京当年只有极少人知道。现在,大家早已把他这个 反革命武装叛乱集团头子 遗忘。我自然很想给这位传奇汉子写篇文章,不奢望在官方刊物上发表,但却可以为这位一生默默无闻的英雄呐喊两声。

2007年11月26日在奇峰的引荐下,我来到他家。上虹及爱人张x,妹妹xx全都在场。上虹刚经历了一场脑溢血,已经恢复得差不多。说话口齿还有些不清,举动比较迟缓。但头脑清晰。他很耐心地给我讲述了他这辈子的经历。

上虹介绍了文革中父亲被揪斗,自己受株连被从部队踢出的具体过程。眼看着那么多老干部被整死,江青今天点这个名,明天点那个名,一批一批地打倒老干部,他本能地萌生了对中央文革头头江青的痛恨。联动当年大反中央文革,大反江青的举动让他产生了共鸣,并渐渐认定此人不除,国无宁日。从而开始了密谋行动。

已经过去三十多年,可回忆起那个惊天大案,上虹依然不时流露出激动。说到动情处,哽咽了,泪花闪闪。他说,干这事必死无疑,失败了要死,成功了也要死。而且是秘密处决,绝不会让人知道他的姓名和举动。他缓缓地,有些颤颤巍巍地说: 我不怕死,江青那婆娘双手沾满了老干部的鲜血,干掉她是为民除害。跟她同归于尽我认了。

上虹于去年(2013年)11月14日在广州某宾馆去世。头天晚上11时洗完澡后,上虹喝口水,抽根烟时,突然心肌梗塞,抢救到次日凌晨1时,不治身亡,倒没有太痛苦。因为病故在外地,家人低调处理,只通知了极少数人。胡德平、邓朴方送了花圈。火化后,骨灰埋在北京门头沟万佛陵园。

现在上虹已经长眠九泉,不能再让这位血性男儿继续被埋没了,我要尽力为这位当代荆轲说几句话,呐喊两声。在血腥恐怖的四人帮统治时期,稀缺的是勇气,宝贵的是勇气。上虹的勇气举世震惊,不愧为反四人帮的一位侠士,不愧为当当响的血性男儿,可歌可泣!

106短信平台
救护车厂家
周转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