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每个留守孩子都应该被宠爱

2018-11-05 13:16:12
每一个留守孩子都应当被宠爱 志愿者郑浩鑫和大海的街舞双人秀。

孩子们跟着张欣姐姐唱歌。

18名大学生在从化城康村“知识扶贫” 文/记者王月华图/志愿者提供 “每个梦想,都值得灌溉;眼泪变成雨水,就能落下来;每一个孩子,都应当被宠爱;他们是我们的未来,这是的未来……”这首“的未来”,是南洋职业理工学院的志愿者们喜欢唱给从化市城康村的孩子们听的。

每天午后,在城康村委的支教点里,总有好几个孩子偎依在这些大哥哥大姐姐身边,跟着他们轻声哼唱,在歌声中开始一个下午的学习。

这18名志愿者是南洋理工职业学院的大一、大二学生。

7月中旬到7月底,他们在城康村进行了为期10天的志愿服务。

这10天,他们努力用知识来扶贫,他们付出了爱,也收获了不一样的成长体验。

探索走进留守孩子心灵 在来到城康村之前,指导老师和城康村的书记就给志愿者打过“预防针”,村里的孩子大多是留守儿童,常年没有父母的陪伴,性格孤僻,很不容易相处。

果然,到了村里后,这剂“预防针”应验了。

志愿者李蔚桐告知记者,支教活动开始的天,他们就发现有些小朋友很难相处,有的特别调皮,在支教点“大闹天宫”;有的一天下来,只会说一个“嗯”;有的像刺猬一样,抛出很多伤人的话;固然,也有一些孩子特别黏人,像甩不掉的“小尾巴”。

志愿者不得不认真思考,该怎样带好这些孩子?当天晚上,他们开了个会,各人毛遂自荐,觉得自己能带好哪几个孩子,就去带哪几个,探索走进这些留守孩子心灵的办法。

就这样,志愿者有了各自的“宠儿”。

“小刺猬”变得开朗多了 刚上四年级的邱静是李蔚桐和张欣的“宠儿”。

李蔚桐说,刚开始时,邱静浑身上下好像长满了刺,口气非常生硬,说出来的话总是很伤人。

是什么让邱静变成了一只“小刺猬”呢?一天的支教结束后,蔚桐和张欣随着邱静来到她家里。

原来,邱静的父母都在外打工,她和不到3岁的弟弟跟着婶婶一起生活。

正是远离父母的孤独和沉重的生活负担,压抑了邱静的天性。

蔚桐说,她们没有太多的心理学知识,只是觉得邱静越是像刺猬,就越说明她需要理解和陪伴。

因而,她们根本不计较邱静那些伤人的话,认真陪伴她,尽力让她知道,她们想跟她做朋友。

终于,有一天,支教点的门刚打开,邱静就跑来去牵蔚桐和张欣的手,还甜甜叫了声桐姐姐和欣姐姐。

那一刻,邱静的心扉打开了。

邱静的婶婶告诉她们,志愿者来了以后,邱静变得开朗多了,每天都笑得很开心。

蔚桐说,能让一个留守孩子变得如此开心,自己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